“春看杜鹃花满山,夏观飞瀑落九天,秋赏红叶漫山红,冬睹冰雪大半年”,这是被四川省洪雅县人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这个总人口只有35万、幅员约1900平方公里的小城以其独特的魅力吸引着八方来客。

  不仅如此,2018年12月,生态环境部公布第二批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市县,洪雅成功入选。

  走进洪雅,探寻洪雅“绿海明珠”背后的秘密。

  柳江古镇的蜕变

  百年的曾家园、古榕树、老祠堂……第一站,是洪雅县柳江古镇。

  柳江古镇始建于南宋绍兴十年,距今已有800多年的历史。又因历来气候多雨,素有“烟雨柳江”之称。

  陈宜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说起以前的柳江,陈宜也有些无奈。

  “说实话,以前的柳江还是有点乱,这河里到处都是垃圾,很多年轻人都出去打工,因为村子里的人少,山路上到处都是青苔。”陈宜说。

  据柳江古镇镇长廖志斌介绍,“过去柳江是传统农业乡镇,居民以务农为主,当时镇上还有十几家乡镇企业,包括塑料厂、铁合金厂等污染企业。”

  做过水泥厂工人的陈宜在下岗后也选择了出门打工,但在2000年前后,陈宜动了回乡创业的念头。

  “在外面提起家乡的环境,我还是很自豪的。”陈宜说。

  的确,地处成都、乐山、雅安三市“腹心”的洪雅,森林覆盖率超71%,生态环境资源是独特优势。

  “洪雅早在2004年启动国家级生态示范区建设,确立建设‘生态经济强县’发展思路。2007年成功建成国家级生态示范区,2008年启动国家生态县建设,提出又好又快推进‘生态经济强县’建设目标。”洪雅县县委副书记王晨曦介绍说。

  柳江古镇也自此开始了蜕变之路。

  廖志斌介绍,“2008年以后,柳江通过全民植树,增加森林覆盖率,同时关停大量的‘散乱污’企业,并为古镇新建了污水管网、污水处理厂等设施,使古镇焕发新的生机。”

  在经过多方考察之后,陈宜也决定在柳江古镇开民宿,做旅游业。

  “环境好了,我的生意也自然也越来越好。”陈宜称,“国庆节期间天天爆满,要提前10天订房才行。游客来自全国各地,也接待了不少国外游客,美国、日本的都有。”

  如今,镇上有500多家民宿、客栈、餐饮店。旺季时,全镇近2000人中有接近1/3都从事旅游职业。因为经营出色,陈宜还成为柳江古镇旅游协会会长。

  “2008年前这的居民一年平均几千元钱的收入,现在是平均3万元。”廖志斌说。

  虽然早已过了十一长假,但柳江古镇的游人依然不少,青山、绿水、古树、老屋构成了柳江独特的山水画景观。下起小雨的古镇被烟雨笼罩,“烟雨柳江”更是名副其实,有很多艺术院校的学生来此写生。

  经济发展“加减法”

  在洪雅县创建、打造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县的过程中,柳江古镇的变化也只是一个缩影。

  “洪雅始终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以‘功成不必在我’的境界,‘建功必定有我’的担当,坚决打好青山、绿水、蓝天、净土四大保卫战,始终保持高压态势,严厉打击破坏生态违法行为。”王晨曦介绍说。

  一系列高压政策也让洪雅经历了“壮士断腕”之痛。

  作为水资源丰沛地区,洪雅县是水电经济百强县,并曾在全国小水电百强县中居于首位,水电行业曾成为县域经济支柱产业。

  “不能为眼下一时一地的利益而牺牲绿水青山,我们下决心关停拆除影响生态的小水电站。”王晨曦说。

  数据显示,洪雅近年来关停拆除瓦屋山、周公河自然保护区水电站46个,仅瓦屋山就涉及30家水电站。

  除此之外,洪雅还关闭了矿山14家、封闭矿井52个。“关停这些水电站、矿山,至少使县里的税收减少1亿元左右。”洪雅县相关负责人表示。

  自2008年创建、打造国家生态县起,洪雅先后拒绝了50余家“三高”企业的入驻申请。

  在做减法的同时,洪雅也积极做着“加法”。

  在洪雅竹元科技有限公司,也正上演着垃圾变资源的传奇。

  原来,洪雅县有30万亩慈竹林,但却有着“十年枯死”的说法,即竹龄达到10年,如果不利用,竹子就会变成生态垃圾。

  “以前这些竹子均被拉往造纸厂。后来造纸厂都关停了,这个竹子也都没有了出路。”洪雅县相关负责人介绍。

  后来,洪雅县引进了竹元科技有限公司,把从竹农手中收购竹子后,加工成“竹钢”,成为品质稳定的高级装潢材料,用于户内外地板装修等。

  “整个加工过程不产生工业废水、废气,几乎是零排放和低耗能。”洪雅竹元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忻俊贤说。

  2018年该公司的销售额超过3000万元,竹农的人均年收入也能达到2万元。“如果有污染,在洪雅是生存不下去的。”忻俊贤说。

  “我们就是要打造绿色GDP。”王晨曦说。

  据介绍,2017年开始,洪雅生态文明建设工作占党政实绩考核比例超过20%,并每年递增,如不能达标,将对干部评优和提拔等方面产生影响。

  “把生态文明建设指标纳入考核后,考核指向性更科学了,可让我们集中精力把这个指向性的事做好。”王晨曦表示。

  “洪雅县在全省率先单独设立生态文明建设促进办公室,探索实行绿色GDP考核,为山区县生态文明建设提供了样板。”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曾这样评价洪雅。

  打造康养产业金招牌

  “pm2.5:12.1;pm10:16.1;负氧离子:17577个”,在洪雅七里坪景区,大屏幕上时时播放景区的空气质量。

  “呀,今天这的空气质量不算好,pm2.5都超过10了,平时都是个位数。”尽管空气质量已达优良等级,但王晨曦还是有些不满意。

  而洪雅县县委书记阳运良的自豪更加直接,干脆将几个景区的负氧离子平均含量印在了自己的名片上。

  “柳江古镇18000个/立方厘米、瓦屋山25000个/立方厘米……”

  其实,在阳运良心中,洪雅还有着更加深远的打算:以建设国际康养度假旅游目的地为目标,大力发展康养产业,着力把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

  “负氧离子有‘空气中的维生素’美誉,能起到降尘、灭菌等作用,负氧离子浓度大于或等于2100个/立方厘米的空气即具有康复等功能。”在洪雅的各大景区,几乎都能看到这样的科普文章。

  森林康养也正是是以森林景观、森林空气环境、森林食品、生态文化为主要资源和依托,配备相应的养生休闲及医疗、康体服务设施,开展以修身养心、延缓衰老为目的的森林旅游、疗养等活动的统称。

  为更好服务康养产业发展,洪雅还专门设立了全国首个康养产业发展局。

  2015年,首届森林康养年会在洪雅玉屏山召开,100多位来自林学、医学、康养学等领域的专家通过《森林康养玉屏山宣言》,首次提出森林康养概念。

  紧靠着七里坪的七里村村民也因此吃上了生态饭。

  七里村村支书黄学云:“我们村以前就是个偏僻的小山村,2007年时人均不到2000元。村里的小伙子娶媳妇都很难,基本都是外出打工。如今,我们家家户户都做起了和森林康养有关的产业,人均收入3万元。”

  数据显示,2018年,洪雅县康养产业增加值实现20.61亿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现17236元,增长9%,成功迈入全省高收入组。

  中国环科院的专家高馨婷也对洪雅的森林康养产业表示肯定。她说,森林康养产业是新型旅游业态。康养旅游既能保护生态环境,又能产生高价值的经济效益,可更好地把绿水青山转化成金山银山。

  “要想身体好,常往洪雅跑”书法家苏士澍在洪雅的题词还被印在了保温杯上,被阳运良随身携带。

  “洪雅将以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县为新的起点,打造成国际康养旅游度假的目的地,为美丽四川、美丽中国建设做出洪雅贡献。”阳运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