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营范围含“区块链”的有268家

  在天眼查数据库中,这样的川企八成以上注册于去年和今年。来得快,去得也快

  川报全媒体集群MORE大数据工作室查询天眼查数据库,发现截至10月底,经营范围包含“区块链”的川企有268家,比去年底增长了近50%。

  “啥子业务都在蹭热点啊!律师找我、养猪老板也找我,推门就问咋个把区块链用起来。”11月4日,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区块链研究中心副主任康立讲起这段时间的经历,哭笑不得。

  养猪老板希望用区块链搞猪肉溯源——猪耳朵上打耳钉,再把耳钉信息上链,给消费者不可能造假的印象。“区块链只能确保线上信息的真实性。如果没有物联网等技术的协作,你不能确定这只猪耳朵上的耳钉是不是猪贩子网上买耳钉后再钉上去的。”康立说。

  门槛似乎并不高,使用区块链技术,甚至只是关注、研究这个领域,都可标榜自己是区块链公司。天眼查数据显示,八成以上经营范围包含“区块链”的川企,注册成立于去年和今年。

  来得快,去得也快。11月5日下午,记者走进位于成都天府软件园“链茶馆”——一家专注区块链项目的孵化器。记者现场看到至少有两间办公室空置。“去年底开始孵化,高峰时有4家,现在全没了。”负责人王佳伦说,其中1家换了地方,1家合伙人闹掰,2家倒闭。倒闭原因相同——孵化了半年,没想清楚具体做什么。

  对此,成都市大数据协会区块链专委会秘书长肖波并不意外。今年初,该专委会成员单位有60家,10月再统计,总数略增5家,约四分之一变为新面孔,“倒了、走了的都有,说明现在是行业起步阶段。”

  不发币不挖矿的链圈企业不足30家

  区块链企业至少涉3个圈子,币圈买卖数字货币,矿圈挣比特币,链圈做技术。链圈价值最大但目前还不挣钱

  严格来说,268家川企并不是一个圈子的人。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至少有3个圈子:币圈、矿圈、链圈,虽然都基于区块链技术,但业务逻辑大相径庭。

  币圈,是做发行、买卖基于区块链数字货币的,最知名的就是比特币炒家。“区块链需要大家一起来记账,但我凭什么记?系统会给奖励,就是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了。”四川大学计算机学院副院长郭兵介绍,国内目前明令禁止相关发币和交易行为。业内人士介绍,省内币圈交易如今基本在允许发币的国家和地区进行。

  矿圈,就是“挖矿”的(为区块链提供强大算力来获得比特币)。“挖矿”过程会耗费大量电力。我省因水电富集电价相对便宜,引来全球“挖矿者”。证监会原副主席姜洋也说,四川是全国最大的比特币挖矿地。王明鎏的毛球科技就是为“挖矿”提供服务器管理服务。

  什么是链圈?中国电子学会区块链分会副主任委员张小松表示,就是不发币、不“挖矿”,专注于围绕区块链技术解决实际问题。多位专家告诉记者,和币圈、矿圈相比,链圈对推动经济发展更为有益。

  四川链圈企业并不多。王佳伦及成都区块链技术创新与产业化基地董事长郭乐林等多位从业者估计,应在30家以内。记者采访到其中8家,主要涉及区块链底层技术研发,以及医保、供应链金融、景区管理、知识产权保护等领域应用。

  成都九宽科技有限公司是其中之一。该公司为原创图片和视频提供版权登记,“传统方式是去政府部门登记,交钱不说,还得把照片打印了送去。在我们APP上只要上网分享,就算登记确权了。”其负责人介绍,区块链技术确保登记信息不被篡改,因此可作为证据使用。去年,成都市版权局登记数约10万件,该APP登记数则超200万件。

  8家企业均表示尚未盈利。“链圈最大问题在这儿——没一家挣钱的,全在‘烧投资’。”肖波说。“发币、‘挖矿’都能挣快钱,当然不会想进链圈。”王佳伦表示,现阶段,还有部分区块链专业媒体以及服务外包(为银行、国企等开发区块链项目)能挣钱,其他都亏钱。

  为啥不挣钱?多位业内人士提到京东、腾讯的启示,即新技术、新模式推广,意味着要改变庞大人群的生活习惯,这需要时间培育。能否坚持和获得资本支持,很大程度上决定了项目成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