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修启幕,鱼嘴以上江段出现少见的左岸淤积、右岸被冲刷——

  沿岷江河道,都江堰青城大桥向上走七公里就是紫坪铺水库,全程步行一个多小时。11月10日岁修开始以来,冯展每天都要走上两三遍。这位省都江堰管理局工程科科长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今年岁修,渠首怎么办?

  渠首是指都江堰水利工程首部枢纽工程,包含鱼嘴、飞沙堰和宝瓶口三大核心部位,在岷江分水灌区引流中发挥着核心使命作用。而冲刷,意味着河道河床沉降、堤防基础被冲击,威胁工程安全;淤积,意味着河水流态变化、河道原有过水能力被削弱,影响供水安全。

  那么,渠首的冲刷与淤积是怎么形成的?有哪些影响?该如何解决?今年岁修开始之际,记者走访了业务主管部门和省内外专家,探讨解决之道。

  □蒲香琳 本报记者 王成栋

  1

  啥问题?

  右岸堤防河床遭冲刷下切明显,左岸出现淤积

  让省都江堰管理局得出河道冲刷下切结论的,是鱼嘴以上的百丈堤部分江段变化。

  “从去年开始,我们就发现百丈堤对岸,也就是岷江右岸的堤坝基部被冲刷得厉害。”冯展说,被冲刷的不只是百丈堤部分江段,顺着渠首往外江下游,就是金马河。过去两年来,金马河的堤防均在汛期受损明显。而根据监测,过去两年,外江以下至金马河的河床出现明显下切迹象。水文资料表明,2018年和2019年岷江上游洪峰次数和强度,均与常年持平。换言之,排除了自然因素。

  省都江堰管理局渠首科科长汪松介绍,自李冰父子修筑都江堰以来,渠首部分两侧堤坝一直保持稳定,而现在通过肉眼就能看到堤坝附近河滩后撤。

  棘手的问题,同样出现在百丈堤所在的左岸。作为岷江在鱼嘴分流前的最后一处水利工程,百丈堤的下游是内江干渠。它的组成是:岷江左岸全长800米左右的百丈堤本身;雄踞江中、相距20米的河心吊埂。两者之间,形成了一个可以往内江方向分流、漂送木材的水槽,也就是俗称的“漂木小槽”。但自去年开始,漂木小槽水越来越少,部分少雨时段甚至出现干涸。

  省都江堰管理局监测显示:当岷江上游来水量达到300立方米/秒,以往会被水流覆盖的漂木小槽却“毫无动静”。“现在来水400立方米/秒的时候,小槽的过流都很少。”冯展说,种种迹象表明,小槽一带已经出现淤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