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8日,李言荣在射洪市成立大会上致辞。 刘洋 摄 11月18日,李言荣在射洪市成立大会上致辞。 刘洋 摄

  □本报记者 袁敏

  “每当有人问我是哪里人,我都会非常自豪地回答‘我是射洪人’。”11月18日,射洪市成立大会举行,中国工程院院士、四川大学校长李言荣在会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致辞。会后,李言荣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从家乡情怀到创新精神、从前沿研究到人才培养、从大学治理到科研氛围的营造,李言荣把自己对科研、对校园的那份特殊情感娓娓道来。

  谈科研“从0到1”最重要、最基本

  记者:11月14日,您所在团队完成的《超导-绝缘相变中的玻色金属态》在《科学》刊发,引发国内外关注。这是怎样一个重大发现?

  李言荣:高温超导的研究我们已做了30多年,近期公布的最新成果已研究了近5年的时间。高温超导发现以来,二维量子金属态的存在及其形成机制是30多年来国际学术界一直悬而未决的重要物理问题。我们的团队首次在高温超导纳米多孔薄膜中完全证实了量子金属态的存在。有了量子金属态的发现,有助于今后做出速度更快、容量更大、集成度更高的量子器件。

  目前,我们的研究只是迈出了第一步,要将实验室成果推向市场,最终实现在器件上的具体应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也是我们未来的努力方向。

  记者:该项成果对科研有哪些指导意义?

  李言荣:科研工作就是从0到1到无穷大的接力过程,但本质上还是“从0到1”最为重要、最为基本。因为“从0到1”意味着无中生有,意味着前无古人,意味着原始创新。此次我们的团队证实了量子金属态的存在,就是实现了“从0到1”的原始创新,这是这项成果最可贵的地方,也是它引发国内外广泛关注的根本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