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工期间双方起纠纷

  事情在网络引发关注后,11月12日,严仙观负责人向至云道长就此事回应新京报记者称,2014年前后,道观内新建四合院。胡映加代表其所在的公司与道观签订协议,整个工程的价格在150万元左右。但胡映加施工到一半就停工了,“门窗都没安装,瓦片也没铺,后边都是我们自己请人做的。”

  向至云称,通过审计部门核算,胡映加所在公司施工后,应支付其40余万元的费用。但道观前后几次共付给胡映加及人工费用共60余万元。“是他没有把工资给务工人员,我们没有拖欠工人工资。”向至云称,当年春节后,胡映加的前妻、施工单位的法定代表人孙女士到当地就此事进行协调,之后再无胡映加的消息。

  但胡映加对此事有不同意见。他称,当时的工程虽未进行验收,但自己公司并非施工到一半撤出。此外,对审计后道观应付其40余万元费用的结果,他也不认可,“我这边算出来应该是100多万元,道观不给我钱,我怎么给工人?”天眼查信息显示,胡映加系湖北嘉琳古建有限公司的高管及股东。胡映加称,在施工队伍撤出后,由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自己的前妻孙女士负责后续的调解,对于调解具体情况和进展未知。

  新京报记者联系到施工单位的法定代表人孙女士,对方称,该工程的签约、修建等均系胡映加带人进行,自己并未参与其中。“应该是四合院建好了,但道观没给齐钱,也不知道后来的情况。”她称,自己已多年未与胡映加进行联系,胡映加也已多年不参与公司事务。

  绵竹市统战部:已介入了解、调查

  时任汉旺镇党委书记的陈先生证实,当时胡映加雇佣了四川、湖北两地的务工人员。在施工期间,道观曾先后三次给胡映加60余万元款项。施工方中途因故停工,“后来算了一下,道观还多给了,除了湖北的,胡映加还拖欠四川本地的务工人员工资。”陈先生说。

  时任绵竹市民宗局领导的一李姓负责人也证实,当时民宗局曾就此事召开了调解会,召集严仙观和施工方代表孙女士进行调解,该给的工程款严仙观已足数给了施工方。

  11月13日,绵竹市统战部一名工作人员介绍,在发现相关舆情后,统战部有关部门已介入调查此事,并找到多方核实消息。

  据初步了解,严仙观曾通过审计部门,就工程完成部分及工人工资等进行审计,共应支付施工方49万元,严仙观另外多支付十余万资金。上述工作人员称,民宗局、施工方代表、和道观一起在审计部门进行协调,已经结算清了施工方所有款项。但湖北籍务工人员与施工方之间的纠葛,目前并不清楚。

  据其介绍,严仙观系独立法人。按照宗教相关条例,其属于独立、自办、自养,所有应用的资金均为道观自筹。目前,统战部有关部门仍在向相关方面搜集、查询当时资料、证据等,就当时的情况继续核实、调查。

  新京报记者 康佳  编辑 白馗  校对 李世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