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延伸的路线

  甘孜和阿坝州府结束不通达高速公路的历史

  在雅康、汶马高速修建前,四川仅剩两个州府不通高速公路,就是甘孜州和阿坝州。

  2016年以来,我省努力克服地形、地质、气候、生态条件、建设管理等“五个极其”的难题,实施了一大批对于改善区域发展环境、增强自我发展能力具有重大意义的交通项目,区域交通发展实现了历史性变化,高速公路从无到有,路网布局从线到网,公路规模从小到大,通行能力从弱到强,这也是我省藏区公路建设规模最大、资金投入最多、发展成效最好的时期。

  从2016年以来,我省通过实施阿坝州交通大会战和两轮甘孜州交通推进方案,九绵高速等一大批重大项目先后开工建设,国道318线、国道317线等重要进藏公路得到升级改造,并建成了雅康高速公路泸定大渡河大桥、国道317线雀儿山隧道等众多超级工程,累计新改建公路约3.2万公里,是1949年—2015年建设规模1.9万公里的1.7倍。

  2017年,雅康高速雅安至泸定段通车,甘孜州迎来首条高速公路;2018年,雅康高速全线通车,高速公路通达甘孜州康定市;2019年,汶马高速通车148公里,高速公路通达阿坝州马尔康市……至此,四川实现了所有州府都通达高速公路,通高速公路的藏区县达到了5个。

  今年,两条新的藏区公路——马尔康至青海久治、泸定至石棉高速公路进行了开工动员。到2020年,我省建成或在建高速公路覆盖的藏区县将达到8个。

  不断破解的难题

  攻克“五个极其”

  “交通+旅游”推动沿线发展

  高速公路延伸进藏区,面临着众多世界级的建设难题。昔日,川藏线翻越青藏高原山脉的14座大山,雅康高速公路攻克第一座大山二郎山,就用了整整5年的时间。

  地形条件极其复杂、地质条件极其复杂、气候条件极其恶劣、生态环境极其脆弱、工程建设极其困难,雅康高速、汶马高速面临着同样的“五个极其”挑战,建设难度极大。建设者弘扬川藏公路、青藏公路建设时流传下来的“两路精神”,奋战藏区天路、建功雪域高原,成功破解难题,让高速公路攀上“世界屋脊”。雅康高速创下了世界、国内、省内6个第一,7个国内、省内首次;汶马高速实现了7个首次、5个第一,取得8项工法及发明专利。

  作为我省首条高原高速公路的久马高速,全程平均海拔高于3300米,沿线年均气温1.4℃,一天可见四季,年均有效施工工期仅6个月左右。久马公司董事长羊勇介绍,除了众所周知的高寒、高海拔等“高”难题外,久马高速还将穿越数十公里的湿地软基段,如何在做好生态保护的同时建成品质工程,是建设者们正在研究的课题。

  泸石高速位于四川盆地向青藏高原过渡的边缘地带,区域内山高坡陡,断裂十分发育,生态环境脆弱。由于线路走向与红色旅游精品线路高度重合,泸石公司董事长袁飞云介绍,考虑做好“交通+旅游”,推动沿线旅游经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