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四川南部县定水镇,一对新人在疫情防控期间偷办酒席。新娘子的舅母系武汉返乡人员,经确诊为新冠肺炎病例。定水镇人民政府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由于新娘子和其舅母曾在同一张床上睡觉,目前新娘子已经出现不适症状,并被送往市级医院等待确诊。当天参与婚宴的人中,已有20余人被隔离。(2月7日《新京报》)

  明明规定不让“聚众聚餐”,明明规定不让“四处游逛”,然而这场婚宴还是举行了。当地有关部门的说法是:婚宴是偷偷举行的。似乎一句“偷偷举行的”就可以事不关己,就可以万事大吉,就可以推脱责任。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就想追问一句:“偷办婚宴”真是偷偷进行的?

  这是一个小村庄,在一个小村庄里举办结婚典礼,那可不是偷偷就能进行的。按照农村风俗习惯,举办婚宴前期,要邀请不少人员参与,要事前举办“邀请宴”,主要邀请本家长辈,村里干部,负责喜宴安排的“大老支”等等人员。假如说是“偷偷举行的”,那么这场婚宴谁来主事?谁来安排?饭菜谁来制作? 导致20余人被隔离,应由谁担责?

  在农村举办一场“自制的婚宴”不是小动静,需要涉及不少人员,也就不可能偷偷举行。而且,按照疫情防控的规定,实施了属地管理责任,也就是说,这个村里的所有村组干部都有监管责任。村组干部就和“偷偷举办婚宴”的家庭住在一个村子里,甚至可能只是一墙之隔的邻居,这场婚宴何以能“偷偷举行”?村组干部不知情?

  还有一个问题是,这场婚宴还邀请了“武汉返乡人员”,是新娘子舅母。对于“武汉返乡人员”的管理,有“必须居家隔离14天”的要求,试问“必须居家隔离14天”的规定又是如何落实的?这位“武汉返乡人员”是如何偷偷摸摸赴宴的呢?

  最值得反思的,还有那些“拿着生命去赴宴”的人。疫情当前,一再强调不要聚众聚餐,不要外出闲逛,最好的保护和防范就是“在家待着”,何以还是高高兴兴去赴宴?当然,有人会说,人家发出了邀请,作为亲朋好友碍于情面不好意思拒绝。其实,这样的理由并不能成为理由,是生命健康重要还是所谓的面子重要?即便接到了“赴宴的邀请”也应该理智的拒绝,即便碍于情面不能拒绝那么也应该“不去吃饭”而是用微信的方式“发送红包”。

  最近这段时间,媒体报道了不少“参加婚宴导致病毒传播”的新闻,比如福建的“一人赴宴导致4000人被隔离”的事件。这都是深刻而痛楚的教训。特殊时期,结婚的事情何不推一推?特殊时期,“不再奔赴琼林宴”是每个人该有的安全底线。新人“偷办婚宴”,多少人是“偷偷赴宴”?究竟是谁昏了头?(作者系天府评论新闻观察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