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温日渐回升。望着黑斑蛙养殖池里一片干涸的寂静,从业7年的四川养殖户李先生,只觉得喉咙干涩。相比往年已经晚了快一个月,但他还是没敢向养殖池里注水。“注水,蛙就会进行繁殖;不注水,随着温度升高,土壤变干,有的冬眠的蛙可能就出不过来了。”

  新冠肺炎疫情之下,2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确立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3月5日,农业农村部渔业渔政管理局局长张显良在发布会上明确,绝大多数养殖龟鳖和蛙类中的牛蛙、美国青蛙两个引进种可以养殖食用。但俗称“青蛙”的黑斑蛙等蛙类品种是否可以养殖,仍没有定论。

  来自权威渠道的数字显示,目前四川全省以食用为目的的黑斑蛙等蛙类人工繁育单位有1000余家、存栏约7000余万只。仅是以青蛙为招牌美食的自贡,年均黑斑蛙的销量就在2700吨至3000吨之间。除去家庭消费,全市餐饮店每年的产值约3.2亿元。

  冬眠青蛙“一睡不醒”,持证养殖户何去何从?上游厂家生产的饲料谁来消化?以自贡菜为代表的下游蛙餐馆又将如何应对?这,或许是这个春天一道未解的难题。

▲青蛙养殖场▲青蛙养殖场

  [养殖户无法逾越的冬天]

  养了7年蛙的李先生:

  近20万斤存栏蛙等待上市销售

  李先生在成都、自贡两地有300亩的养殖基地,养的都是黑斑蛙,也就是四川人俗称的“青蛙”。相对于上市时每只可达一斤重的牛蛙,黑斑蛙上市最常见的在一两左右,重的也只有二两。在酷爱美食的川人看来,黑斑蛙体型小、肉质更嫩、更进味,与体型较大的美蛙、牛蛙是有明显区别的。因此,近年来,像李先生这样的黑斑蛙养殖户在四川越来越多。

  李先生表示,以往这个时候黑斑蛙已经出洞产卵了。而现在蛙还在洞里,随着温度升高,土壤逐渐变干,冬眠挖洞比较深的,在地下二三十厘米的可能再也出不来了。

  7年前李先生经朋友介绍开始养黑斑蛙。“当时办证交了几百页资料,跑了半年拿到《四川省陆生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拿到证的兴奋他现在还记得,“有了证就可以踏实开干”。

  每年2月中旬气温逐渐升高,黑斑蛙结束冬眠。他便向池里注水,蛙出洞开始产卵。随后卵子被捞起转移到育苗池进行孵化,大概四月中旬,小蝌蚪逐渐长大为黑斑蛙,开始上岸。“6月中旬前后,单个最轻大概六钱重的蛙就可以上市了”,之后黑斑蛙还会继续长大,直到十月下旬进入冬眠。

  “继续喂,饲料也是钱,如果最后不能交易,亏得更多;不喂了,万一之后允许了,也错过时间了。”李先生停下了养殖的工作。目前,他手里有近20万斤仍在“冬眠”的存栏蛙等待上市销售,按之前比较低的价格15元一斤算,也能卖300万元。一般春节前后都是蛙的消费旺季,今年已经错过。

  李先生说,养殖黑斑蛙前期投入包括育苗池、养殖池的建设、人工、饲料、土地租金等,一亩地大约在3至4万元。一亩地一年能产2000到2500斤黑斑蛙,按照之前给批发商的价格大概每斤15到20元,差不多养一年能回本。“去年刚开始创业做黑斑蛙养殖的,本钱可能都赚不回来”,由于前期投资比较高。据他了解,不少人是贷款在做,他自己在银行也有贷款。

  今天,往年收青蛙的批发商一个没来,养殖场也封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