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墙村位于泸山西侧(图中蓝点附近)围墙村位于泸山西侧(图中蓝点附近)

  一疑团——

  燃烧,必须同时具备可燃物、助燃物和着火源等要素。在围墙村,究竟是什么惹火上身,屡次被烧?

  从地图上看,此次发生灾害的泸山底宽顶尖,底部朝南,顶部在北,邛海在泸山的东面,而围墙村在西面,山的中腰。

  从西昌市区出发,沿着泸山西麓的省道307一直朝南走10余公里,就抵达马道街道办事处。

  撤乡并镇前,马道街道办叫马道镇。成昆铁路穿镇而过,加上成都铁路局下属的西昌分局和西昌机务段都在镇上,这里曾一直繁华。

  进入小镇中心走几百米,就可以看到一个基座上刻有“成昆之光”的雕塑:一只雄鹰站在黑色大理石基座上,展翅欲飞。

  从这里倒左手进入一条小街,不过几百米,开始进入狭窄的乡村公路,城镇的繁华被甩在后面,代之以越来越多的宁静和清幽。

  百花深沟属于邛泸景区的一部分。人间四月天,车窗外的树木都换上青翠单纯的颜色,间或中,还可以看到一树一树的樱花。路虽然不宽,却异常整洁,不时还有凉亭之类的旅游设施。

 村民段朝福家门口一棵被火烧过的大树 村民段朝福家门口一棵被火烧过的大树

  继续前行,绿树开始消失,山坡上出现大片裸露着的黑黝黝土地,有些树木虽然没倒,但树叶枯萎成黄色,很多树干都被熏黑甚至成焦炭,种种迹象表明,这里发生了火灾。

  这里,就是围墙社区。随着马道镇调整为街道,曾经的小村也成为了社区。段朝福的家位于路边一个小山坡上,距离马路只有几步路,红砖围墙外边,遗留着一道200多米长的草木灰带,院门口几棵树,包括油桉、枣树等,都烧成了黑炭。

  庆幸的是,院子里房屋安然无恙。记者见到他时,夫妇俩正在院坝里切菜晒菜,一水泥坝子的蔬菜绿油油的,充满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