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突然接到撤回的命令

  “幸福来得太突然”

  因为是国家卫建委指派,与四川医疗队驻地不同,乔甫距离华西医院第一支、第二支援助武汉医疗队驻地,分别都有半小时车程,早期交通不便,出行需要统一使用交通车,乔甫是在医疗队抵达半个月后,才第一次去到驻地,见到了同事们。

  乔甫“一个人”在中南医院战斗,也在这里,结识了更多的同样拼搏在 一线的“战友”,“不管是临床的,还是行政管理的,每个人都很拼。”乔甫说,中南医院临时从临床科室抽调骨干,补充院感工作力量,同时,又成立了督导组,在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里,每个人都在为了胜利拼命。让乔甫特别感动的是,有时候上午去科室检查,指出的问题,当天下午就能收到整改的反馈,“这种执行力,是对我们院感工作最大的肯定。”乔甫说。

  慢慢地,随着各省医疗队先后入驻接手中南医院、方舱医院、雷神山医院,院感工作趋于常态化,乔甫和同事们的工作,也开始慢下来。大部分时间,乔甫在几家医院转,查漏补缺,发现和完善有遗漏的地方。“操心的事情没有前期那么多了。”

  空下来的时候,乔甫也会和家里人视频通话,6岁的儿子会在视频里和爸爸说话,告诉爸爸今天自己做了啥,也会问,爸爸什么时候回家,但如果遇到正好在看动画片,儿子就显得不那么爱搭理爸爸了。

  原本定于4月中旬返川,正在逐步恢复日常工作的中南医院还希望乔甫再去每个科室看一看,完善下院感工作。4月6日上午,四川省医疗队接到撤回的命令,本就安排与四川医疗队一道返川的乔甫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74天,乔甫在武汉,经历了暴雪、大风、烈阳不同的天气,调侃说,两个月,就从冬季过到了夏季。

  4月7日下午,降落在双流机场的飞机缓缓驶过水门,鲜花,掌声,笑脸,重新踩在家乡的地上,春日的成都难得露出暖阳。

  红星新闻记者 于遵素 受访者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