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张桂容(左)与接送的医护人员合影。受访者供图疫情期间,张桂容(左)与接送的医护人员合影。受访者供图

  中新网成都5月22日电 题:疫情期间接送医护人员的成都网约车司机:“跟他们比,我微不足道”

  作者 王鹏

  “比起医生护士,我做的真是小事,他们的辛苦我一直看在眼里。”近日,回忆疫情期间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的日日夜夜,成都网约车司机张桂容说,跟医护人员比,自己微不足道。

疫情期间,张桂容(右)与接送的医护人员合影。受访者供图疫情期间,张桂容(右)与接送的医护人员合影。受访者供图

  张桂容今年42岁,四川盐亭县人,在成都当专职网约车司机。疫情期间,她主动加入公司爱心急救车队,接医护人员上下班,是车队里唯一一位女司机。

  5月下旬,成都天气逐渐炎热起来,随着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张桂容恢复了正常工作。她一头短发,干净爽利,说话时嗓门很高。“我是标准的‘女汉子’,家里人都听我的!”

  回忆疫情暴发时自己加入爱心急救车队的缘由,她的语气变得温柔。那是2月中旬的一个深夜,她偶然载了一位护士,听护士说那段时间特别不好打车。

  “有些司机一听说去医院,就说不方便,说白了就是怕危险,我也理解,但我不怕。”张桂容说,后来得知公司正在组织爱心急救车队,免费接送医护人员,她便“铁了心要加入”,还特意把老公和孩子提前送回盐亭老家。“这样我一个人在成都接送医生护士,也更放心些。”

  2月20日,张桂容接到了第一笔订单——第二天凌晨5点送一位护士去四川省第四人民医院。“我问她怎么这么早上班?她说早上6点半上班,要上到晚上8点,去那么早,是因为要有充足的时间换防护服。”

  “那是一个小女孩,刚刚实习期满,工作还不到两年,身板看着也特别弱。”回忆第一次接送的护士,张桂容微微哽咽,“小姑娘下车时还叮嘱我,说我们接触的人多,要注意安全。”

  接送医务人员的那段时间,张桂容也见证着“白衣战士”的辛苦。她说,自己那时没见过早上8点才上班的医护人员,都是提前很久到医院,最晚的凌晨2点才回家。

  有一次,张桂容接到一个早上7点的订单,从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北区到南区。“当时我有一点疑惑,这时候应该是早晨下班回家,为什么要去另一个医院?我打电话核实才知道,她是从第一人民医院北区上完了夜班,早晨出发到南区接白班。”

  还有一次,两位医生在同一个地点上车,张桂容以为两人住在同一个小区所以一起搭车。上车听医生聊起来,她才知道两位医生不住同一小区。“他们说这个名额有限,要省出一个名额来给另一个护士。”

  类似的故事还有很多,张桂容一直被触动着,也一直起早贪黑坚持着。累吗?担心吗?害怕吗?面对记者的追问,这位性格爽朗的“女汉子”直摇头,“医生护士都在抢救人命啊,我这点风险,睡不睡觉的,算什么呢?”

  张桂容坦言,最初因疫情订单骤减时,她曾想过退出网约车行业,但接送医务人员又让她找到了“这份职业的价值”。

  “疫情期间,还有许许多多有出行需要的人,哪怕是不挣钱,我也要坚持每天出车。”张桂容说,从2月20日到3月13日,她累计为医护人员服务86次,行程总计1121公里。她所在的爱心车队累计服务医护人员1644人次,总里程约21000公里。她说,作为网约车司机,希望以这样的方式,为“白衣天使”们送上特别的关爱。(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