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日,冯先生的车牌与反光镜又一次被损坏。这并不是第一次了,两年多来,冯先生的车被无故打坏挡风玻璃、损毁车牌、反光镜多次,但终究找不到是何人所为……这次,冯先生查看附近“天网”时发现,这次损坏他车辆的是曾与他有过恩怨的小刘。事后小刘曾发短信道歉,但冯先生认为这并不是小刘第一次“作案”了,“两年的时间,我心里的这个气肯定消不了,他必须要受到惩罚!”

  两年多车辆无故受损多次

  竟是“熟人”所为

  冯先生在成都市温江区城北大市场做蔬菜批发生意,批发市场周边有一条断头路,不少拉货的车晚上都会停于此处,6月27日一大早,来到停车处的冯先生发现自己的货车又被人恶意损坏,“这次前后车牌,后视镜全部烂了,修好需要两三百元。”随即他报了警,警方在查看周边的监控后,锁定了嫌疑人,就是住在批发市场附近的小刘。

  冯先生说,27日当天,小刘母亲便找到他,希望他能谅解其儿子,并愿意承担此次车辆的维修费用,冯先生并未理会。27日晚,小刘本人又发短信表示:“那事确实不好意思。”对于为何会损坏车,小刘表示,“当时喝醉了,骑电瓶车碰到你车上,才发气把你镜子弄烂了。”并表示“弄烂了该赔就赔。”

  但冯先生认为这并不是一起单纯的事故,因为在这两年,自己的车曾数次被损坏,“仅今年都报警了六七次。”但由于车辆每次发生事故的地方均处于监控盲区,故而未能抓到嫌疑人。冯先生说,为了抓到嫌疑人,他曾在车里睡了三天晚上,但依旧未能等到嫌疑人,之后他便尽量把车停在监控能覆盖的地方,希望能拍到嫌疑人,直至此次……

  当事人:怀疑与两年前的停车位纷争有关

  对于冯先生质问以前车辆多次损坏是否都是小刘所为?小刘均矢口否认,他在短信中表示:“我跟你无冤无仇我去整你车子干啥。”而冯先生并不认可小刘的说法,据冯先生回忆,两年前两人曾有过一段“恩怨”——“因为停车位的事发生过争执。”

  冯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小刘家楼下就是平时批发市场货车停放的地方,“但他把一辆三轮车拴着停在路边,长期占着停车位,导致我们无法停车。”冯先生说,这里不是私家车位,都是谁到谁停。有一次没有车位,冯先生就把拴三轮车的铁链给弄断,把车停了进去,因为此事,两人发生了口角。冯先生说,从那以后,自己车的事故就不断,“有时是挡风玻璃被砸,有时是车牌被毁,有时反光镜还被掰断……但从未找到人。”

  嫌疑人:不是故意的,当天喝醉了酒

  与冯先生协商未果,6月28日,小刘也自行到温江区柳城派出所,表示愿意赔付冯先生此次车辆维修的损失。小刘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自己和冯先生没有任何交集,“一年都见不上一次面,只是知道他在市场做批发生意。”他说,自己当天不是故意的,当天喝醉酒以后,就骑车撞到了冯先生的车,当时觉得气不过,就开车把车的后视镜给掰掉了。

  但冯先生表示,监控视频显示,当天凌晨12点10多分,小刘骑车进来后径直把车停在花台后才去货车前“动的手脚”,在此之前小刘的车根本没有和货车接触过,“怎么会撞上去?”

  小刘则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此次被损坏的车牌是他徒手掰的“是我掰的,车牌比较软,来回折就断了。”

  而关于冯先生所提到两人的恩怨,起初小刘多次表示,“我都搞忘记了,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这都是好久的事了”、“没有吵架……”但在记者多次询问后,他表示:“我当时要停货车,我让他下次不要停这里了,因为我停车不方便,他说为啥子不要停这里……”

  最后小刘表示,“他让我赔两万,我也没什么好说的,该怎么赔就怎么赔。”

  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有什么事摆在桌面上说

  同在市场做生意的同行潘刚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市场内很多人都知道冯先生这个事,“就在他货车出事的前几天,他另外一辆面包车车窗也被人砸了。”潘刚说“这两三年来,光是我知道的就有四五次⋯⋯”

  潘刚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小刘平时是一个话不多的人,他认为,大家都在一个市场内,抬头不见低头见,“相互间有什么事情不安逸,就摆在桌面上说。”他认为,邻居间难免会有摩擦,但需要多沟通,而不是采用这么极端的方式,“于人于己都不好。”

  冯先生说,他现在就只有两个诉求:一是让小刘进行经济赔偿,二是,让他受到法律的制裁。

今日两人到派出所协商 嫌疑人小刘今日两人到派出所协商 嫌疑人小刘

  据悉,对此温江区柳城派出所已介入调查,民警表示,将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调解,若调解不成,将按损毁公私财物进行处理,并依法进行行政处罚。

  今日(6月30日),红星新闻记者从冯先生处获悉,今天上午两人已在派出所达成和解协议,小刘将给予冯先生1.2万元赔偿,同时小刘在派出所写下保证书,保证之后不会再出现类似事情。冯先生表示,“考虑他还年轻,希望能给他一次机会,也希望他以后能好自为之。”

  红星新闻记者 胡挺 章玲

  摄影 王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