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4日,跨省团队游恢复正式“满月”,旅游业的“金秋”来了吗?

  携程发布的《跨省游恢复满月人气报告》显示,截至8月中旬,已经有4000多家合作旅行社在携程平台上发布国内游产品,相比跨省旅游恢复之前,数量增加了一倍。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调查发现,成都旅行社线下门店虽然没有迎来“报复性”出游,但已在逐步恢复人气,地接散客是目前主要的客流。从出游热度看,西南地区成为暑期旅游的“人气王”,私家团、小团产品成为最大的“黑马”。

  未见爆发式增长,但咨询量涨了

  “这个月相比之前有所好转,今天带的这个团大多是来自河北和广东的客人,有20多个人。”站在熟悉的峨眉山景区门口,再次拿起导游旗的导游刘静心情多少有点激动,在跨省团队游恢复这个月以来,她所在的四川青旅业务量虽然没有爆发式增长,但咨询量正在陆续上升,“至少能出来带团了,总比此前一个订单都没有强。”

  “今年的暑期游和往年有很大的不同,业务少得都不用花钱印新的宣传单页了。”四川青旅总经理助理黄琴自嘲地笑笑,自7月恢复跨省团队游至今,四川青旅大部分的分支机构、网点都尚未恢复正常营业。从已经恢复经营的门店看,发送的出省游客仅是去年同期的两成左右,营业额也只有去年的17%左右。

  携程数据显示,从7月14日国家文旅部发布通知恢复跨省旅游以来,截至8月中旬,已经有4000多家合作旅行社在携程平台上发布国内游产品,相比跨省旅游恢复之前,数量增加了一倍。从平台合作的国内游旅行社看,80%以上已经复工,部分出境游旅行社也开始转型经营国内游。携程定制平台上从事国内游定制的1000多家供应商,超过7成已复工上线。

  青海景点成网红,私家团成“黑马”

  跨省游开放一个月,哪些目的地人气更高?

  在携程公布的“跨省游目的地人气排行榜”中的自由行、跟团游等度假产品的订单人数看,目前最受欢迎的目的地城市分别为:丽江、三亚、贵阳、张家界、重庆、昆明、西宁、成都、九寨沟和桂林。

  “整体而言,跨省游恢复一个月来,西南地区人气较高,云贵川各省目的地在人气排行榜中排列较前。”携程相关负责人分析道,今年青海多个景点成为网红,西宁也成为西部重要目的地,与此同时,三亚依然是游客休闲度假的首选。

  在复苏中的跨省游市场中还有一个明显的讯号:私家团、小团产品成为最大的“黑马”。数据显示,跨省游恢复后,一单一团、专车专导的携程“私家团”,恢复程度已经达到去年同期的50%以上。全国旅行社在携程旅游平台上线了3万多条私家团、2万多条精致小团,占到线上产品总数的半壁江山。

  “私家团的兴起,也是国内旅游升级的标志。”携程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五个参加携程自营国内游的用户,就有一个选择私家团,人均订单金额达到3000元到4000元,比市场平均水平高1到2倍以上。同时,完全私人定制的定制游也快速复苏,跨省游恢复以来,携程平台上高端定制需求同比增长125%,国内人均价格超过6000元。

  新产品+新服务或是复苏方向

  “恢复跨省团队游以来,本应该是暑期游热度迅速升温的时间段,但目前来看,热度有限。”黄琴告诉记者,一方面受疫情影响,很多家庭游客出于安全考虑,尚处观望中;另一方面,中小学生出游受一定程度的限制,或使暑期游市场难以迅速火起来。

  事实上,游客出游信心导致的有效需求不足和旅游消费受到限制,被不少旅游从业者认为是市场依然没有恢复到正常水平的根本原因所在。

  更有一个不妙的苗头出现——低价游产品重出江湖。“目前市场上一些线下企业、电商平台、社交平台出现了不少不合理低价产品、甚至没有旅行社资质,严重影响了旅游业复苏和正常市场秩序,打击游客信心。”携程在出具的《跨省游恢复满月人气报告》中对出现的这一现象毫不回避,同时,还认为有一些景区只接受散客凭手机号自行预约的现象,也不利于旅行社组织有秩序的旅游团参观。

  跨省团队游如何才能真正“火起来”?携程认为,全国低风险地区实现“绿码走全国”,对于青少年等群体在国内旅行,给予积极指导规范而不是一刀切限制,全行业共同抵制低价低质团,为旅游企业开放一些主流场馆的团队预约通道等等措施可以帮助旅游企业快速复苏。

  在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副教授吴丽云看来,旅游市场复苏,真正能吸引并留住游客的,还是旅游目的地符合市场需求的新产品和新服务,“如户外游、自然山水游、熟人游、自驾游、房车游等更符合疫情防控形势的产品,以及熟人组团、小组团等新的产品组织形式,都是疫情常态化阶段值得探索的方向。”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李彦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