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来的“身份”

  又成一公司高管 不敢让6岁儿子跟自己姓

  刚开始,朱某逃到了成都,那两年,他都在偏远地方租房生活,而且很少出门,也不外出挣钱,就靠老本生活。而他所用的身份,是他捡来的一张身份证复印件,年龄也从1975年出生变成了1983年出生。

  在成都生活两年后,朱某又到了另外一个市,并在一家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朱某原本就能说会道,而且潜逃前当了几年的经理,业务能力、管理能力都很强,在该公司工作一段时间后,也得到了老板认可,慢慢提拔为了管理人员。

  在该公司工作期间,朱某认识了同在此地打工的一名女子,两人很快相识相恋,并且同居了。不过,该女子每次向朱某提出结婚时,朱某都比较紧张,每次都以“当初和家中闹翻了,家里不给户口本和身份证”搪塞过去。而这么多年来,朱某一直没跟家人联系过。

  “他成为公司高管,工资已经月收入上万了,因为一直没有结婚,直到7年前他才和同居女友要孩子,现在儿子6岁了,但是,他因为用的其他人身份,他儿子也不敢跟他姓。”办案民警说。

  18年后落网

  首次联系家人 “好好配合调查,家里想办法还款”

  朱某潜逃后,一直隐姓埋名,从不与家人朋友联系,也没有任何身份信息轨迹,与原有关系圈再无任何交集,追逃困难重重。今年,绵阳市公安局职务犯罪追逃专班对收集的海量案件信息抽丝剥茧,创新追逃手段,积极使用“天幕工程”等多种科学技术信息化手段,终于分析出了朱某的一条可疑信息,并经最终研判,确定朱某极有可能藏匿在外市一小区内。

  8月27日晚上,民警赶到朱某同居的女友家中,向其说明身份后,其女友打电话让朱某回家。当朱某回到家中,看到绵阳来的民警时,他心中也有一些释然,“终于盼到这一天,我自己也预感到会有这一天,现在总算解脱了!回想所作所为,悔不当初……”

  被押解回绵阳后,朱某心中愧对父母,他也想知道父母的情况。于是,民警拨打了其姐姐的电话,当接通电话的那一刻,两人都泪崩了。

  “姐姐,我是你弟弟!”“我没有弟弟。”“我是朱某!”

  简短的三句话后,朱某的姐姐在电话中开始抽泣,然后慢慢和朱某聊起了天,告知朱某父母身体都还不错,只是父亲有点高血压,同时也告知朱某,在他悄无声息离开后,全家人都非常伤心,父母也积极想办法还款,但金额太大了,“你要好好配合公安机关调查,家里会想办法帮你还款。”

  家人没有放弃朱某,他的同居女友同样没有放弃,当得知朱某以前犯的事后,其同居女友表示,不管朱某以前做过什么,她和孩子会等他,只希望朱某能配合调查,她也会想办法积极帮朱某还款。

  红星新闻记者获悉,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审理之中。

  蔡国华 红星新闻记者 汤小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