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5日,成都市,专家雷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独家专访 ↑9月5日,成都市,专家雷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独家专访

  雷雨认为,三号坑发现后,人们对三星堆祭祀坑性质的认识会产生质的飞跃。之前学界争论的焦点在于这两个坑是祭祀坑还是亡国宝器掩埋坑。亡国宝器掩埋坑的论据是两个坑同时岀现,之后三星堆开始衰落,而成都金沙开始崛起。“大部分人顺理成章地联想古蜀王都从三星堆转移到了金沙。”

  三号坑的出现打破了已有的推测。“因为人们离开三星堆将器物埋藏时出现不同时期的坑越多,这种可能性越小。”据目前考古勘探,这些坑出现的大时代可能相差不大,但是多坑之间的年代是有差距的,根据时间判断,既然不是同时形成的,亡国坑的可能性大大减低。

  三星堆一、二号坑中的许多遗物有损毁痕迹,雷雨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或许当时使用了“毁器”“燎祭”的方式进行祭祀,“我们现在还不能理解这种行为的特殊用意。”

  有专家提出“毁器”可能与王者更替有关系。“是不是新王会把旧王的器物全部毁掉埋葬,然后自己再做一套?那么这样的话是不是还会有更多的祭祀坑?”随着三号坑的出现,越来越多的猜想让雷雨欣喜。

  ↑9月6日,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展品  ↑9月6日,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展品

  [2、可能修正三星堆与金沙关系]

  发掘出“几”字形金器 

  “这种器物只有金沙有”

  长期以来,三星堆与金沙的关系一直是考古学界一个令人着迷的问题。从众多文物中,考古学家推测金沙文明是三星堆文明的延续。但是古蜀人为什么从三星堆迁移到金沙,中间发生了什么,目前还没有定论。

  此前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发现了包括青关山大型建筑群、青关山城墙、李家院子城墙和马屁股城墙拐角的一批重要文化遗存。“当时我们认为那是亡国后的城墙,后来勘探发现,当时城墙不仅还在使用,而且人们对城墙进行了多处修补。城墙属于三星堆四期,相当于金沙时期。当时我们就曾开玩笑说道,会不会有两个首都?”雷雨说道。

  雷雨几年前的猜测在这次得到了部分印证。在此次考古发掘过程中,考古人员发现了其他几个类似一、二号坑的祭祀遗迹。雷雨称,目前新发现的6个坑,有大有小,小坑可能不像二号祭祀坑一样包罗万象,但是考古人员已发现一些金器和象牙残件。

  其中四号坑出土了一个金器,展开后呈汉字“几”字形状。考古人员推测这是贴在木椅上的器物,而这种器物只有金沙有。“可能古蜀国在商代晚期时代首都有两个,或许三星堆和金沙有一段时间是并列存在的。而且三星堆的等级是不是高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