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睡三千年,一醒惊天下。”1986年,三个农民取土时无意发现玉石和青铜面具,随后考古人员在两个祭祀坑中发掘出近2000件文物,将三星堆与古蜀国推到了世人眼前。

  2019年,考古人员发现了类似一、二号坑的祭祀遗迹。今年9月,重新开启三星堆遗址祭祀区的发掘工作。

  9月5日,红星新闻记者专访三星堆遗址工作站站长雷雨,他讲述了三星堆三号祭祀遗迹现世时的精彩,并表示三号坑出现后,“亡国宝器掩埋坑”的这一推测可能性降低,考古学家们对于三星堆祭祀区的性质定义会有质的飞跃。

  同时,雷雨透露了其他几个祭祀遗迹的勘探细节,祭祀遗迹中已有金器、象牙初露端倪,可能影响人们对于三星堆与金沙关系的看法。“我认为三星堆和金沙可能并列存在了一两百年,也有可能古蜀国当时有了两个都邑。”

 ↑9月6日,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展品:象牙 ↑9月6日,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展品:象牙

  [1、可能会产生“飞跃性”认识]

  三号坑“层位” 代表的时代

  或可证明不是“亡国宝器掩埋坑”

  三星堆遗址工作站站长雷雨介绍,去年12月,在三星堆的一、二号祭祀坑旁,他们发现了三号坑。2019年12月2日,现场考古人员在距地表1米深的位置,发现了疑似青铜器的器物。三星堆遗址工作站前站长陈德安辨认后认为,三号坑土壤与二号坑类似,出土青铜器或为大口尊。

  几天后,大口尊肩部的兽头也露了出来。雷雨记得,那可能是一个羊或者牛的兽头。

  随后,考古人员对这个坑进行扩方。经勘探,三号坑长5.2米,宽2.2米。

  雷雨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三号坑方向、大小、出土器物的深度与二号坑一模一样。大家认为,三号坑可以说是二号坑的“孪生兄弟”,“我们当时太激动了!”

  但是三号坑的“层位”与二号坑不太像。“层位”指地层关系。三号坑的开口比较晚,二号坑的开口被地层第五层叠压,第五层的时代相当于商周时期。而三号坑在第三层下,第三层的时代是宋代,但是 “由于我们看到了与二号坑类似的大口尊,所以三号坑和二号坑的关系极为紧密”。如果未来发掘找到了与二号坑类似的器物,就可以推断两个坑是同时期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