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闻记者 何利权 林珏瑶

  “四川省图书馆失窃馆藏文物《鱼雁集》丛札两度上拍”一事引发的舆论热议尚未平息。

  9月13日,广东崇正拍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崇正”)推出系列春拍。而在9月10日,即有网友发现,在“古逸清芬·信札古籍文献”专场中,专场图录号为731-776号的拍品(《鱼雁集》丛札部分书信)应为四川省图书馆的馆藏文物。

  随后,崇正方面回应称,“注意到有声音对此次拍品的来源进行质疑”,决定撤拍。9月13日,四川省图书馆发布声明,确认相关拍品系该馆2004年失窃文物,目前已被警方暂扣。值得注意的是,《鱼雁集》丛札当年在失窃半年后就在上海以30.8万元拍出,此次是该文物第二次出现在拍卖市场。

  2004年那次失窃案,到底何人所为?除了《鱼雁集》丛札,还有哪些文物失窃?近16年间,《鱼雁集》丛札两度出现在拍卖市场,相关方面为何没有察觉?谁又该为此负责?

  馆藏文物两次上拍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注意到,此事最早由文物收藏爱好者“江上”在其微信公众号上曝光。9月10日,“江上”发布文章《四川省图书馆馆藏文物珍品两度现身拍卖会,是赃物还是赝品?》。

  该文提及,9月13日,崇正2020年春季拍卖会将举办“古逸清芬”信札古籍文献专场,编号Lot.731-775的数十位近代名人致西南名儒林思进信札,“是本场拍卖的重头戏。”

  “了解这批信札来历的人就会知道,它们绝对是不该出现在拍卖会上的。”“江上”写道,这些信札都是四川省图书馆的藏品,且多次见于著录,部分入编《四川省图书馆馆藏珍品集》(李忠昊主编,四川美术出版社出版),是身份明确的馆藏珍贵文物。

  公开资料显示,林思进(1873—1953),字山腴,成都文化名人、近代著名文学家、教育家,首任四川省图书馆馆长。1938年,林思进将黄宾虹、谢无量、陈宝琛、廖平等76位名人写给他的200多通信札汇编整理为六册(经折装,楠木天地板),并亲自题签,是为《鱼雁集》。红星新闻此前报道称,林思进先生藏品分别入藏四川省博物馆、四川省图书馆和四川大学图书馆,《鱼雁集》丛札为四川省图书馆藏品。

  崇正官网及官方微信此前公布的拍卖信息称,此次拍卖出现了一批近代名人致西南名儒林思进的信札,官方估价在1万-15万元不等。

  “江上”9月14日告诉澎湃新闻,他注意到此事,缘于一名读者的爆料。“读者让我关注广东的这次拍卖,说上面有一些拍品应该是四川省图书馆的藏品。”“江上”称,经读者提醒,他特意去买了《四川省图书馆馆藏珍品集》,上面列有《鱼雁集》中的15通书信,“这些与崇正官网和微信公众号上公布的拍卖信息完全吻合”。“《鱼雁集》丛札一共有200多通书信,但这一次上拍的,我大致数了一下,有195通。”“江上”说。

  而令“江上”更为疑惑的是,在搜寻资料中,他发现早在2005年,《鱼雁集》丛札就首次出现在了拍卖市场。根据上海崇源拍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崇源”)公布在网上的拍卖信息,在2005年6月30日的春季大型艺术品拍卖会第二场上,估价12~20万元的《鱼雁集》丛札,最终以30.8万元成交。

  《文物保护法》明确规定,禁止国有文物收藏单位将馆藏文物赠与、出租或者出售给其他单位、个人。这就意味着,《鱼雁集》丛札原本不该流入市场。“有两种可能,要么是四川省图书馆收藏的文物被盗,流传出去了,要么两次上拍的文物,属于赝品——但实际上,能够进入拍卖程序的,应是真品无疑。”“江上”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