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山甲穿山甲

  “他的手机上还有什么杀熊的视频,在养殖场里面杀熊,他是在猎户的手上收购的非法猎捕的野生动物,国家一级、二级、三级野生保护动物都有。”民警安体说。

  专案组通过对刘某某、艾某某涉案证据的梳理,警方掌握了大量破坏野生动物资源的犯罪嫌疑人信息,抓捕行动随即展开。

  民警先后抓获了犯罪嫌疑人54人,扣押斑羚、白腹锦鸡、岩角鸡、果子狸、赤麂等各类野生动物活体207只,各类野生动物死体25只,各类野生动物制品117件,缴获大量高压电瓶、枪支弹药、炸药、夹子等。

查获的野生动物死体查获的野生动物死体

  2019年6月一天,在普格县的一处山坡上,民警举行了一场野生动物放归行动,这些野生动物经历了九死一生后,终于回归森林,重返家园。

放归野生动物放归野生动物

  五、食客

濒危动物被当珍馐端上餐桌,一些人认为吃了有地位有面子

  证据表明,刘某某长期大量收购野生保护动物,用于转手倒卖牟取暴利。民警调查发现,刘某某在收购野生动物后,转手卖给一些餐饮店或消费者,被当成“珍馐”被端上餐桌。

  一段刘某某与客户语音聊天显示,他称自己卖的东西保证是纯野的,是山上跑的。然后,客户回复说,“你要卖给我的,一定要是野的哟,家养的不要。”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正是野生动物消费市场刺激了野生动物的源头犯罪。在这条黑色利益链上,一只野生动物从猎户手中卖出,经几个环节转手,端上餐桌的价格可翻几倍,甚至数十倍。

  为彻底打掉这个犯罪链条,警方对销售终端进行了深挖。民警苏渊铭负责调查末端购买者,一些购买野生动物的食客“浮现”出来,“有的人以为自己有钱,就买点野味来吃,我又不去打,可能不是个啥事儿。”

  虽然公众保护野生动物意识日益增强,但仍有一部分人存畸形消费心理,认为消费野生动物“有面子、有地位、能滋补”。食客们交代,没有吃过这些野生动物,就想尝一下什么味道,都有一种好奇心。

  斑羚又名青羊,当地人又称“岩羊”、“野羊”。一名刘姓食客交代,2018年,他在刘某某出购买一只活体斑羚,怕被别人看见不好,于是将其拉到山上宰杀,把肉拿到餐馆加工,用于请客。

  解某某在刘某某处购买过穿山甲和斑羚食用。“以为他(刘某某)有手续,是合法的,他称特种行业不仅可以养,还可以收购。”解某某交代,购买野生动物宰杀后,在家中和亲戚朋友一起吃了。

  这起案件中,警方还查获了高鼻羚羊角、犀牛角、巨地穿山甲、大象皮张、麝香、斑羚角等大量纳入野生动物国际贸易公约的极危动物制品和国家保护动物制品。

  在普格县森林公安局一处库房中,民警拿起两只羊角对红星新闻记者说,“这可不是普通羊角,经专业机构鉴定,这是高鼻羚羊的角,全球的数量极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