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中共成都市委第十三届七次全会确定的奋斗目标,到2025年,成都初步建成践行新发展理念的公园城市示范区。

  在成都人购买的户外用品清单上,滑雪用品销量可观。在这座推窗即见西岭雪山的千万级人口大都市,亲近雪山是市民的一种本能。

  亘古不变的雪山,见证了成都从眺望雪山的城市,正逐步变身为雪山下的公园城市。

  从实践地到示范区

  成都天府新区规划馆可以俯瞰兴隆湖的部分“湖景”。从空中看,这个状如开关按钮的建筑物放置在湖畔的小山头上。

  两年前,就在此地,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突出公园城市特点,把生态价值考虑进去,努力打造新的增长极,建设内陆开放经济高地。”

  两年后,2020年1月,成都又有了新的定位——“建设践行新发展理念的公园城市示范区”。从“公园城市”到“公园城市示范区”,是更精准的定位,也是更清晰的行动指南。

  2020年4月24日,在成都市建设践行新发展理念的公园城市示范区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上,成都市提出,党中央赋予成都建设“践行新发展理念的公园城市示范区”的历史使命,是对成都战略目标和发展方向的充分肯定,是成都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中最重要、最独特的国家定位。

  示范区建设是前期公园城市建设实践的全面深化,蕴含着农耕城镇的乡土守望、工业城市的标准高效、生态城市的绿色低碳、世界城市的开放包容。其逻辑起点在于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价值取向在于以人为本、美好生活,根本动力在于转变方式、持续发展,责任担当在于先行先试、积累经验。

  示范区建设是一项面向未来探索城市发展新路径的系统工程,成都要当好“试验田”、走出新路子,努力形成更多可复制、可推广的制度成果和实践经验。

  从“未知”到“兴隆”

  公园城市是什么?是城市里建新公园,还是公园之中有城市?是简单的公园+城市,还是全新的营城模式?两年前的成都,这些答案都是未知。

  然而,在从“公园城市”首提地到“践行新发展理念的公园城市示范区”的两年多时间里,成都市在实践中逐渐找到答案:公园城市不是在城市中建公园,而是秉持公园城市理念营造城市新形态、探索发展新路径,推动生态价值创造性转化。

  从“未知”到示范场景的“兴隆”,短短两年多,成都做到了什么?

  从公园城市形态上看,宜居成都的大美公园城市形态彰显并持续进行。在营造公园城市示范场景方面,公园城市新兴消费场景和时尚生活场景已成为城市可持续发展的赋能力量。本刊记者获悉,截至2020年8月底,成都实施“老公园·新活力”提升行动计划,因地制宜植入高端消费场景、宜居生活场景、新兴业态场景260多个,同时升级人民公园“鹤鸣茶社”“百花潭公园”等50多个消费品牌。

  随着众多场景的落实,城园相融的大地景观亦渐渐呈现。据市公园城市建设管理局工作人员介绍,仅全域增绿行动这一个方面,成都已实施增绿项目1477个,完成龙泉山、龙门山营造林3.16万亩,建成一二环路沿线及建筑立体绿化示范点位36个,打造社区花园53个。

  探索和创新一直在路上

  2020年9月3日,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成都市公园城市建设管理局公园城市研究中心在成都挂牌成立,这意味着在努力推进公园城市建设规划的前瞻研究方面,成都又迈出重要一步。

  实际上,作为“公园城市”首提地,成都的探索和创新一直在路上。

  作为成都公园城市建设的先行者,天府新区的动向是媒体“追逐”的焦点。当地媒体在2020年4月的一篇报道中援引了天府新区管理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刘任远的介绍,称“两年来天府新区已初步形成了‘1个发展范式、4个时代导向、3个实践路径、6个价值目标’的‘1436’公园城市建设总体思路”。

  成都建设公园城市的两年多时间里,最鲜明也是最独特的创造是对生态价值的创造性转化,并以此来推动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2020年9月,四川省委常委、成都市委书记范锐平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当被问及“面对疫情冲击,成都如何推动经济社会秩序加快全面恢复”时,范锐平表示,成都正在全力打造践行新发展理念的公园城市示范区。“我们依托近年来重点打造的公园绿道体系,开展‘公园城市体验消费季’‘游绿道公园、品时令佳果’等活动,大力发展户外消费。特别是针对餐饮商户等,我们创新出台了允许临时占道经营等措施,新创造的10万多个就业岗位,迅速重现了城市的烟火气。”

  本刊记者在采访中,获悉了不少鲜活的案例,如夜游锦江项目自2019年春节推出以来,已接待游客达200万人次;“绿道+美食”的沸腾小镇年营业收入近1000万元;“绿道+乡村旅游”的竹艺村靠生态和人气发展竹林经济及竹制品加工业,2019年仅竹制品经营收入就有2040万元。

  生态资源转化带动经济发展和当地就业。转化背后,是成都营城理念的转变。

  未来可期,未来已来

  探索,创新,示范……两年多来,成都已勾勒出公园城市的大致轮廓。

  现实和蓝图的结合,在天府新区公园城市展示厅实现了无缝衔接。工作人员放映了一部360度全包裹式的沉浸影片,让人深度体验了“人城境业大美统一”的新成都。影片以“公园里的一周”为故事线,通过小女孩媛媛的视野,体验她和父母在一周里的学习、工作和娱乐生活。

  本刊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影片里部分场景已变成现实。

  实际上,对于“践行新发展理念的公园城市示范区”的建设,成都已有系统性的谋划和目标。

  成都市发改委向本刊记者提供的资料显示,根据中共成都市委第十三届七次全会确定的奋斗目标,到2025年,成都将初步建成践行新发展理念的公园城市示范区。到2035年,成都践行新发展理念的公园城市示范区成为全国样板,国家中心城市综合实力迈上新台阶,建成国际门户枢纽城市、世界文化名城,进入现代化国际都市行列,成为引领高质量发展的活跃增长极和强劲动力源,助推成渝地区形成实力雄厚、特色鲜明的双城经济圈。

  在回复本刊记者书面采访中,成都市发改委表示:“成都将以建设践行新发展理念的公园城市示范区为统揽,推动高标准规划、高品质建设、高质量发展、高水平开放、高效能治理,努力让创新成为动力源泉、协调成为内生特点、绿色成为鲜明底色、开放成为基本路径、共享成为价值导向,加快形成发展方式转型、城市能级提升、治理体系重塑、美丽宜居公园城市示范,在新时代中国特色新型城镇化道路上创新突破,推动天府文化和生态价值转化,厚植高品质宜居优势,探索形成践行新发展理念的经典范例、生态文明实践的城市标杆、新型城镇化的新型形态,全方位提升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中心城市的引领辐射示范能力。”

  从人出发,和公园城市一起成长,才能真正实现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在公园城市成都,未来可期,未来已来。

  据《瞭望东方周刊》 有删节

  奉“公”:是公园,更是家园

  从公园城市的首提地到“践行新发展理念的公园城市示范区”,在成都的探索和实践中,公园城市的“公”内涵明确:是“奉公”,是服务人民,是以人为本。

  这样的思路体现了城市发展从工业逻辑回归人本逻辑、从生产导向转向生活导向的深刻转变,而这种转变也是公园城市示范区的应有之义。

  最爱上班和回家的路

  夏末初秋交替的时节,成都的阳光变得温和。在天府大道南一段的麓湖公园社区,从武侯区专门到这里的王杨正带着女儿在动物农场玩耍,乖巧的小兔子、可爱的小猪、呆萌的羊驼……

  麓湖公园社区,因其“公园社区与公园片区、城市大公园互联互通”的独特气质,自诞生以来就获得“桃花源”“神仙社区”美誉。

  像麓湖社区这样政府、社会、市民形成的共享共治共同体,在公园城市成都并不罕见。

  金牛区星科北街。王女士下班后并不着急回家,她先在一家“菌越鲜”的店里买完东西后 ,再走到社区的小广场和老邻居们摆起了龙门阵。“出了家门就是绿道,既能在这里散步,还能在这里休息聊天、参加各种活动,很巴适!”

  让她感到“巴适”的,是金牛区星科北街打造的美好生活特色街区,也是成都规划建设的“回家的路”“上班的路”中的一个点位。

  从2020年以来,成都加快实施“绿道+”“公园+”策略,加快培育六大公园场景,计划建成1000条“回家的路”“上班的路”,进一步推进社区绿道“串街连户”,构建15分钟社区生活服务圈,培育更多新经济新业态场景,让市民有更多休闲、消费、娱乐的新选择。

  在各色花卉、绿植围绕簇拥下,一个“回家的路”的标牌,让人备感温馨。

  沿着街道的路,一家家规划得宜、干净整洁的铺面分列两旁,在路的中段位置,有一个绿植环绕的小空间,可供居民休憩,居民也可以在这里展示他们的技艺。王女士说,以前这里“没有小花园供我们休息。”

  而“回家的路”不只是生态,还包含有休闲、健身、游憩、科普、文化体验等多元化功能。

  作为天府绿道体系的其中一段,磨底河绿道以送仙桥为起点,至三环路止,全线总长6.7公里。这条绿道建设利用街边开阔地带设置了十个休憩驿站,承担了包括临时休息、文化展示等的基础服务功能。桥下流水潺潺,岸上花团锦簇,沿线设有驿站点位、花坛坐凳,随处可见正在跑步、健身、骑行的市民……

  “回家的路不止一条,可我最爱走这条。”住在磨底河沿巷的市民小青赞不绝口,在她看来,绿道不仅为她提供了一条舒适美丽的回家路,还让她在家门口有了享受户外运动的生态休闲空间。

  提升改造后的江滩公园,为市民植入了包括绿色、生态、休闲、运动的新经济消费场景和生活场景。公园边上还配套了一家高新区公立幼儿园,这让父母途经公园接送孩子上学放学成为了舒适的日常。

  “回家的路”“上班的路”,在公园城市成都,连结的是聚落,拉近的是温情。

  公园形态与社区生活有机融合

  公园城市的打造,并不是将实体的公园空降到街区。对街区来说,首先需要打开自我。

  2017年,成都确立城市空间结构调整战略,明确城市中部进行战略优化,即“中优”,保持和彰显成都的历史文化特色;这一年年底,成都启动拆违建、拆围墙、增开敞空间的“两拆一增”专项行动。有媒体形容,这是打通城市治理的“最后一公里”。

  “我们把城市的有机更新深入地做到了‘院子’里面。”少城街道宽巷子社区党委书记吴丽萍认为,“两拆一增”是城市有机更新的具体方式,其指导思路是公园城市“景观化、景区化、可进入、可参与”的理念。城市居民可以在原本被围墙包围的空间自由进出,享受到城市中间的绿地,这是一个“可进入”的过程。而公园城市与生俱来的“公共”元素,不仅要让居民与城市共享发展成果,更重要的,是让公众、居民参与到城市的建设、治理和更新的全过程。唯有如此,才能达成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日落时分,泡桐树街的酒馆茶馆开始热络起来,店铺纷纷亮起灯光,人流、客流、车流开始增加。住在街区的乐龄长者在禁止机动车进入的步道上或坐着、或站着;刚放学的小朋友在街上或跳绳、或骑车,用成都话来说就是人民都在街上“耍”;这里的食店和酒馆也没有过多的噪音和油烟排放,消费者也很有礼貌地在路上行走、在店铺旁等位——实际上,不少食客和消费者也是当地的居民。

  和谐的景象并非一日之功。吴丽萍介绍,以前这一带也出现过商家排放油烟、发出噪音扰民的问题,还有商家占用停车位、乱排放导致下水道堵塞等,与居住在院子里的居民产生过冲突。

  化解冲突需要平台。在泡桐树街,吴丽萍与其他社区干部搭建了一个各方对话与沟通的平台,即“商居联盟”——由社区牵头,邀请商户和居民代表,包括执法部门和城市规划部门等,一起商议街区中出现的问题和矛盾。现在“商居联盟”进入2.0版本,升格为“商居共管委员会”,从治理问题转为建设社区,比如举办社区活动、关心乐龄长者等人群,“大家共同来参与。”

  成都市公园城市建设管理局提供的数据显示,成都市整治提升背街小巷2059条,改造老旧院落600个、棚户区17434户,完成“两拆一增”点位3270个,打造特色精品街区121个、公园小区70个,实现公园形态与社区生活有机融合,基层治理能力和宜居生活品质同步提升。

  城市是人民的城市,人民城市为人民,这是公园城市的人民属性和人本逻辑——积极推进“践行新发展理念的公园城市示范区”建设的成都,正在这样的理念引领下持续创新创造,安放人民的幸福。

  据《瞭望东方周刊》 有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