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役军人谢彬蓉扎根大凉山支教

  把孩子拉回课堂送出大山

  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美姑县扎甘洛村坐落在海拔3000米左右的龙头山上。上山的路紧挨着悬崖,蜿蜒曲折,半山坡一处相对平整的空地上,有一个活动板房教室、一片狭长空地做“操场”、一面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一间土坯房宿舍,这几乎是扎甘洛村小学的全部。

  这里甚至称不上是一所小学,而是一个位于扎甘洛村的教学点,今年50岁的谢彬蓉是这个教学点唯一一名固定下来的教师。谢彬蓉曾是空军某部的一名高级工程师,大校军衔,2013年退役后,她从工作了20年的内蒙古额济纳旗戈壁滩,一头扎进了大凉山。

  脱下戎装,站上讲台,原本只是想短暂支教圆一个“教师梦”的谢彬蓉坚持了一年又一年。她把孩子一个一个拉回课堂,这个只有45户200多名村民的彝族村寨,上学的孩子从不足10人,增加到30多人。

  谢彬蓉是家长口中可靠的谢老师,更是孩子眼里的“谢妈妈”。通过教育让更多孩子走出大山,谢彬蓉想要一直做下去,她说“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坚持

  要把孩子们一个个拉回课堂

  新京报:是什么原因让你下决心在退役后选择去支教,并坚持这么多年的?

  谢彬蓉:我大学读的是四川师范学院,如果不进部队,我会成为一名教师,我也很乐意成为一名教师。我父亲是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老兵,他退伍后就回到家乡当了小学教师,这对我触动很深,我想我也可以退役后去支教,算是圆自己一个“教师梦”。

  开始我只计划当一个学期的志愿者,完成自己这个梦想就可以了。但最终让我留下来的是,我看到当地那种缺少教师、孩子们受教育少的状况,不忍心走。

  新京报:当时情况是什么样的?

  谢彬蓉:我最初是在凉山州首府西昌市附近的一所小学支教,那里的教学条件、孩子们的学习基础和受教育程度很差。支教快结束时我被抽调到当地中心校监考,发现很多孩子考卷大片空白,有的孩子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我不忍心走了。后来我就到了更缺乏教师的扎甘洛村,成为村里教学点的老师。

  2015年,刚到扎甘洛村的时候,整个教学点只有不到10个学生,而且这些孩子还不能同时来上课,需要给家里放牛放羊。早上8点钟开课,有的孩子11点才来。家长也不重视读书,尤其是女孩子,家长觉得孩子十几岁就要嫁人,长大了也就是在山里放牛,用不着上学。

  所以我当时去了最重要的任务,是家访,给家长们做工作,一个一个把孩子们拉回课堂。

  新京报:什么时候开始有了改变?

  谢彬蓉:我待了将近一年的时候,来上课的孩子陆续多了起来。因为家长们看到,这个老师留下来了,能持续教课了。过去教师流动性大,孩子们上着上着就中断,干脆就不上了。

  有家长和我说,你开课晚一些,太早了孩子们还要干活,来不了。我不同意,孩子们上学就要按时来,进教室就是要敲门,课堂是神圣的。

  当时除了扎甘洛村,旁边几个村的人也找来,希望孩子在这里上学,我说只要我这间教室放得下,都可以来。

  2016年新学期我组建了新的一年级,是30多个孩子的“混龄”一年级,有的孩子六七岁,有的孩子十几岁,现在他们已经五年级了,没有孩子中断过学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