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效五年,判决书如一纸空文

  这起长达近十年的诉讼终审落槌后,中远酒业向江阳区法院申请执行,要求泸县九建司履行提交工程竣工资料的判决义务。荣忠远说,五年来,他数十次到江阳区法院反映、请求、催促,“执行法官对我说:‘对方不来,我们没办法。’”

  直到今天,已经生效近五年的泸州市中级法院(2017)川05民终1248号民事判决书依然是一纸空文。中远酒业已经使用生产了十五年的厂房因为缺乏完整工程资料,至今无法办理不动产产权登记。

  这座厂房至今未能得到竣工工程资料

  荣忠远说,2013年1月泸州市中级法院判决“中远酒业支付泸县九建司工程款568940.50元”后,江阳区法院于2014年查封了酒厂价值70余万元的基酒,同时查封了中远酒业的银行账户。“也就是说,我们支付泸县九建司的50余万元工程款的判决是有执行保障的。但是,为什么要求泸县九建司交付竣工工程资料的判决就无法履行呢?”

  执行局:我们采取了多种措施

  这起判决生效近五年的案件,为何至今没有执行?

  封面新闻记者就该案执行问题向江阳区法院正式提出采访请求,经反复沟通,江阳区法院执行局负责人及承办法官于近日向封面新闻记者介绍了该案执行情况。

  江阳区法院执行局介绍,中远酒业和泸县九建司之间的案件执行,涉及2013年1月泸州市中级法院终审判决“中远酒业支付泸县九建司工程款568940.50元”,以及2017年12月泸州市中级法院终审判决“被告泸县九建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将承建的原告中远酒业邻玉厂区生产车间的完整竣工资料交付原告”两个生效判决的执行。由于当事双方因工程纠纷矛盾很深,法院在执行过程中多次召集双方进行沟通协调。曾一度达成和解协议,但最终未能实现。

  执行局表示,在执行泸县九建司交付完整竣工资料的过程中,泸县九建司声称“资料已经不在了”。法院曾积极与住建部门联系沟通,寻找替代方案。也曾多次要求泸县九建司补充完善工程资料,但未能实现。

  执行局称,由于工程资料属于执行标的物中的特定物,如果发生毁损灭失,就存在执行不能。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特定执行标的物确已毁损或灭失的,经双方当事人同意,可以折价赔偿。双方当事人不能协商一致的,人民法院应当终结执行程序,申请执行人可另行起诉。

  执行局表示,下一步将继续积极召集双方进行协商,如果不能达成一致,将依法终结执行程序。申请执行人可以另行起诉。

  律师观点:本案不存在执行不能

  这起延续多年的交付完整竣工资料纠纷案,是否如江阳区法院所称存在执行不能,只能终结执行程序?封面新闻记者将案件情况发送给多位资深律师提出咨询。

  四川方策律师事务所郭刚律师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六十一条规定,作为施工方的泸县九建司向中远酒业提供完整工程资料,属于建筑施工企业法定义务。泸县九建司应当无条件提供。

  郭刚认为,本案中判决被告泸县九建司交付完整竣工资料,属于法律文书指定履行的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九条,“对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行为,被执行人未按执行通知履行的,人民法院可以强制执行或者委托有关单位或者其他人完成,费用由被执行人承担。”

  郭刚认为,本案中泸县九建司拒不交付完整竣工资料,或声称资料毁损灭失后,人民法院可以委托有资质的机构对工程进行鉴定后出具竣工资料,同样具有进行产权登记的法律效力。因此本案并不存在执行不能的情形。

  多名资深律师表示,特定物的界定是具有唯一性、不可替代和不可修复。本案中可以通过具有资质的其他机构对工程进行鉴定后重新作出具有同等法律效力的竣工资料。因此,本案中完整竣工资料具有可替代性,不属于江阳区法院所称的“特定物”。江阳区法院所称“执行不能”缺乏依据。

  新的希望:政府将“解难题助发展”

  据了解,泸州市江阳区将于5月起至9月底,组织开展“千人访万企、暖心解难题”大走访活动,旨在为高效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全面深入了解辖区企业的生产经营状况和存在的困难问题,为企业“送政策、问需求、解难题、助发展”,“一企一策”精准帮扶,千方百计稳住市场主体,畅通政企沟通联系渠道,打造安商、稳商、护商的营商环境。此次培训,就是为机关干部精准掌握政策、精准解读政策、精准落实政策、精准惠及企业提供保障。

  泸州市中级法院生效近五年的终审判决究竟能不能得到执行?中远酒业使用了十五年的厂房何时才能顺利办理不动产产权登记?江阳区“千人访万企、暖心解难题”大走访活动能否解决企业面临的困境?封面新闻将密切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