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四川|资讯|城市|美食|时尚|旅游|团购|汽车|健康|教育|同城|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四川> 新闻>热点评论>正文

刘雪松:公厕限蝇令映照出的荒唐逻辑

来源:钱江晚报2012年5月25日【评论0条】字号:T|T

  6年前,广东佛山禅城区规定一级公厕苍蝇数量为零,今天北京市公厕管理服务工作标准给了具体量化——苍蝇个数不得超过2。

  粤标,是被评为一级公厕的资格要求,是有、或者没有的关系,比较好办。京标看上去尺度放宽了,允许有2只,其实更加严苛——所有公厕,2只以内。

  难就难在这个2上。领导来检查,你得去数。这玩艺儿飞檐走壁,你没个鼓上蚤的功夫、孙大圣的火眼,还真容易数错。领导说3,超标了,我偏说2,有本事你拍死3只给我看看。再说了,谁保证另一只不是你检查上一家厕所时跟着你跑进来的?

  问题是领导验收时统计数字错了好办,可真要弄这个限量版,最难的还是环卫工。今天钻进来的是两雄两雌还好,要是飞进一对情侣,明天蝇孙满堂就坑爹了,这一月的工资,会不会成了蝇夫蝇妻的贺礼?

  凡是有人的地方,都需要方便。凡是方便的地方,都会有苍蝇。限量为2的京标管理办法,一方面表现出职能部门为人民群众所想、严防死守消除害人蝇的良好愿望,一方面又反映出科学的目标管理下掩藏着的假大空与形式主义。从这个意义上看,胡乱管理的官僚主义,比不作为的官僚主义,危害性一样大。

  荒唐的规则,等于没有规则。公厕限蝇令,等同于从前规定一个单位必须揪出几个“右派”,今天规定城管一个月必须在马路上贴多少张罚单、交警必须确保马路上不能压死多少人一样,充满了中国式的幽默。

  人多厕少,坑不应求,管理固然重要。如果我们看不到公厕的合理布局、厕位性别的科学比例、配套设施的基本完善,看到的是京城环卫工上岗时像卫兵一样守着厕所,下班后像士兵一样人手一拍苦练灭蝇本领,那一定不是京标本身出了问题,而是制定这个京标的部门出了问题。2,是一个具体量化的数字,如果你说不出这个数字与厕所、与苍蝇的科学依据,那么,一定是决策者的脑袋,与这个数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了。

  @票爷:本地苍蝇进厕所也得摇号吧?就怕一公一母俩苍蝇玩厕震,扫黄办也会出手的。

  @西祠响马:外来苍蝇需办理暂住证。苍蝇幼蛆需就近入坑,不得择坑。严禁各坑举办任何形式的自主招蛆。

  @一狼假寐V:苍蝇如厕需要有本地户口。非本地苍蝇可先与本地苍蝇结婚再离婚……(刘雪松)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精彩推荐更多>>

微博爆调查

新浪简介|新浪四川简介|网站地图|广告服务|广告代理商|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