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日,中央党校主办的《学习时报》,刊登乔翠霞和魏联合的署名文章《关注领导干部生活状态》,开篇即提出:“‘一边是工作上的废寝忘食,一边是生活上的贪污腐化’,这是目前我国相当一部分落马干部‘双面人生’的真实写照”。(9月3日《新京报》)

  《关注领导干部生活状态》的作者,“曾在山东省委党校对450多名官员做过有关工作状态和生活状态的问卷调查。在他们看来,调查结果显示,非常态的工作节奏和方式,以及异地任职的经历,易使干部逐渐脱离正常家庭生活轨道,走上腐败之路。”如果按照这个思路,官员的“双面人生”,成了落马官员的犯罪根源?或许会有这种情况,但对此的解读,笔者却对“文章”原作者的部分观点不敢苟同。

  诚然,不重视制度建设和监督,提倡道德自觉的官场环境,本来就是背离法治精神的。但是,把官员由于异地任职的经历,使得他们逐渐脱离正常家庭生活轨道,归结为“走上腐败之路”原因,给人的感觉是在用一种罪错为另一种更大的罪错找借口。在相关报道中,“文章”在“废寝忘食”与“贪污腐化”之间,归结出一种逻辑——因为“工作上的废寝忘食”,才“逐渐脱离正常家庭生活轨道”;因为“逐渐脱离正常家庭生活轨道”,才让“我们看这段时间官员被查,很多伴有通奸、生活作风问题”。“文章”作者还反问“难道这类群体全都作风不好、生活腐败吗?”

  一个涉及到包括加强制度建设和监督,加强干部思想和作风建设的反腐败命题,在“文章”里,似乎变成了与民工嫖娼差不多的社会问题了。如果把其中的“官员”换成“民工”,“文章”的调查结果同样成立——非常态的工作节奏和方式,以及异地打工的经历,易使民工逐渐脱离正常家庭生活轨道,走上嫖娼之路。虽然官员和民工都是人,有着同样的人性弱点,但二者能相提并论么?为何前者是“通奸”,后者是“嫖娼”?如果对应前者的“贪污”,后者只能是“盗窃”。

  做这样的对比,是提醒“文章”在把官员当“人”看的同时,不能把他们当做普通人来看。首先,官员为何要在工作上废寝忘食?如果仅仅是像普通人一样为了生计,现成的工资待遇还需要他们在工作上废寝忘食?这应该是出于一种政治信仰,一种在普通人之上的道德自觉;其次,落马官员伴有的通奸、生活作风问题,可以用正常人的性需求来解释吗?分明是权力催生的腐败堕落,完全不同于普通社会成员的感情出轨。因此,用“逐渐脱离正常家庭生活轨道”为官员的生活作风问题找原因,势必会掩盖权钱交易的官场腐败。

  反腐实践反复证明,制度建设以及监督执行上的漏洞,是官场腐败的重要因素。而有关落马官员的生活作风问题,也是权力失控造成的。如果说落马官员真的在工作上废寝忘食,人的七情六欲中,“色”还能占这么大的比例?如果按照落马官员“情妇”的数量,普通人可能要专门为此废寝忘食了。所以,对落马官员做人性化的解读并无不妥,官员生活状态确实应回归正常,但首先是官场生态必须回归正常。这就不是先让官员“家庭团圆”,而是让制度建设和监督紧紧相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