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一央企职工胡剑兵近日向纪委和媒体自曝了单位的一份向江苏省南京市六合区交通运输局等单位干部送礼的“送礼清单”,送礼对象从局长、副局长、科长、到镇村干部……为此他被同事骂为“叛徒”。(9月3日《法治周末》)

  面对这样的“叛徒”,我们既欣慰也难过。欣慰的是,“叛徒”的出现,让我们获得了一个反腐线索。难过的是,这位“叛徒”原本是不想当“叛徒”的,他是被逼成了“叛徒”。

  胡剑兵之所以成为“叛徒”是因为他在单位遭到了他自己认为不公平的待遇,好长时间没能上班,上班了也不给安排活干,在单位里他被领导和同事边缘化了,而且他与单位之间还有一场官司在打。在这种情况下,依然可以出入单位的他,利用自己的便利就成了“叛徒”,他拍摄到了“送礼清单”的图片,他收集到了“送礼清单”的证据,于是他把信息给了媒体,给了纪委。虽然,“叛徒”的举动,让我们收获了反腐的成果,但是这样的反腐成果却是苦涩的。

  这起事件值得我们追问的地方很多。

  其一,谁才是真正的“叛徒”?如果说非要给“叛徒”定个性质的话,我想在这起事件中,这家央企无疑就是“叛徒”,这些辱骂“叛徒”的职工就是“叛徒”。什么是“叛徒”?对于整个国家来说,做对不起国家事情的人就是“叛徒”,做对不起人民事情的人就是“叛徒”,不按照党纪国法办事情的人就是“叛徒”。而在“八项禁令”面前,这家央企依然我行我素,侵犯国家的利益,侵犯人民的利益,这就是最大的“叛徒”。

  其二,有没有主动的“叛徒”?说句实在话,类似于胡剑兵这样的“叛徒”其实很多。只是,这些“叛徒”并不是真的想当“叛徒”。情妇反水式样的“叛徒”是因为要求没有满足;原配举报式样的“叛徒”是因为丈夫保养小三和小四,贪来的钱款肥了外人的田地;窝里斗式样的“叛徒”是因为想提拔没提拔,想吃肉只喝了一碗汤。正如胡剑兵一样,如果他没有与单位之间的官司,如果他没有感觉到自己被边缘化了,他还愿意当“叛徒”吗?

  这起事件中,还有一个重点,就是这个“送礼清单”,上面罗列了很多官员的名字,或许这些现金和礼品还没有送出。那么,如果没有送出,是不是也能当成证据?如果已经送出了,查处的时候是不是能不仅仅查处这一起事件,是不是需要看看这些人还收了谁的礼品?还与哪些单位搞了权钱交易?我们还需要查一查这家央企还给谁送过礼?我们更需要看看这些单位的职工为什么要骂胡剑兵是“叛徒”?这里面的事情必然是很多的。

  让笔者郁闷的是:如果说,没有了利益的纠葛,胡剑兵是不是会成为“叛徒”?如果胡剑兵不成为“叛徒”,这个“送礼清单”能不能被监管部门知道?一切都不是个未知数,因为漏洞之下,监管部门是无从发现这个“送礼清单”的!

  反腐倡廉不能依靠“叛徒”和情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