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日,四川达州一名市民带着孩子去达州西外某幼儿园报名时,在学校旁边看到一个叫“飞天旅馆”的宾馆,他瞟了一眼这个旅馆,发现旅馆门口坐着3名年轻女子,身着透视装。3个年轻女子还冲他喊:“来耍嘛,来嘛。”他把此事发帖,引起警方重视。9月3日,民警对该旅馆进行突击检查,发现宾馆老板是一个因为容留他人卖淫,多次被警方拘留的人。(9月4日《华西都市报》)

  对于这条新闻,我们有着众多的追问:违法色情行业为何如此猖狂?一个多次因为容留卖淫被抓的老板为何能重操旧业?在学校旁边卖淫会污染多少孩子?但是,在笔者看来,我们更需要关注的是这种学校周边乱糟糟的现象。更需要追问的是:宾馆是不是该开在学校的周边?

  固然,这个“飞天旅馆”是个黑旅馆。我们抛却它的黑旅馆身份,来看这个问题,如果它不是一个黑旅馆是不是也不该开在幼儿园旁边?笔者认为,旅馆是不适合开在幼儿园旁边的。旅馆是一个南来北往的地方,是一个人流川息的地方,是一个南腔北调的地方,是一个三教九流的地方。到这里居住的人有上等的好人,也有龌龊的坏人。这就给幼儿园的安全留下了隐患。试想,如果有人以住旅馆为名,准备偷孩子怎么办?如果有人以住旅馆为名,袭击孩子又怎么办?

  这牵涉的一个话题其实是“商业规划”的问题。我们是不是该让一些行业远离教育,远离学校?

  这个黑旅馆的所在地,其实就是当地的一个商业一条街。在这个地方不仅有旅馆,还有舞厅,有歌厅,有饭店。这些行业都不适合在学校周边出现。在宁夏曾经有市民到有关部门举报,说学校周边有一家性用品店,性用品店有一张很大的海报挂在门口,很多学生上学的时候都会往店里探探头。接到举报后,有关部门进行了查处,但是查处的结果只是让这家店把海报收了起来。因为这家店是一个手续齐全的店铺,人家没有违法。

  我们生活中不需要性用品店吗?当然需要,只是位置不适合在学校周边。即使没有了海报,如果有孩子到里面去逛逛的话,看到那些性用具又会有怎样的想法呢?这牵涉的就是我们在城市规划的时候,要给学校周边留意一方净土。一些有可能影响孩子的商业店铺需要设置在合理的位置,需要远离学校。比如歌厅、舞厅是很嘈杂的;比如宾馆、饭店是有安全隐患的;比如性用品店是容易让孩子好奇的;比如企业粉尘会污染孩子的。而这些行业我们都不需要吗?是需要的,但是需要给这些商业店铺找一个更加适合的位置。

  城市规划的时候会有商业区的规划,会有商业街道的规划,但是我们只能让文化类、文具类、书刊类商铺在学校周边存在。对于那些特殊的行业,我们就要让他们远离教育。

  幼儿园门前的卖淫女我们可以赶走,幼儿园门口的黑旅馆我们可以关闭。但是,在笔者看来这不是警方一家的事情,其拷问的是“商业规划”对教育净土的敬畏。

  “商业规划”请给教育留下一方净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