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7月底,河北武邑县法院3名法官前往成都执行一起民事案件时,一名法官穿着背心短裤,引起当事人对其身份的质疑。几名法官认为一家与案件无任何关联的物业公司“拒不配合法院调查”,冻结了该公司账号,罚款30万元,之后就罚款金额讨价还价。警方怀疑这几名法官的身份,将其控制。(9月5日《京华时报》)

  法官和警察同为执法者,即便互不相识,但凭着特有的着装打扮和工作方式方法,完全可以轻易地识别出对方的身份。而河北武邑县法院派往成都执行一起民事案件的3名法官,“执法”中其衣着、做派以及谈罚款的过程完全有别于正常法官的套路,以致让成都警方误认为他们是勒索钱财的犯罪嫌疑人,而被带走调查。真警察逮走了“执法”中的真法官,“大水冲走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闹出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法官穿背心“执法”被警方控制,闹出笑话的背后却是武邑法官行为举止失范的问题。一是当事法官通过调查了解,在已经明确相关事实的情况下,依然以不配合调查为由处罚与案件无关的公司,随意扩大协助执行的范围,显然是错误行为。二是法官在收取与案件无关公司“罚款”时讨价还价,要求其配合做笔录,以及收取现金的做法,极不符合法官工作规范。三是法官穿背心裤衩执法,违反《人民法院审判制服着装管理办法》关于“法院工作人员在依法履行法律职务或在公共场合从事公务活动时,应当穿着审判制服,佩戴法徽”的规定,是工作极不严肃的表现。这些法官的行为举止严重失范,让警察产生“误会”,是顺理成章、自然而然的事。

  法官穿背心“执法”,比着装随意更令人难以接受的是权力使用的随意。武邑法院的这些法官,他们对与案件无关的公司,想冻结账户就冻结账户,想罚款就罚款,想罚多少就罚多少,想要现金就要现金,分明是打着“执法”的旗号,干着“索要钱财”的事。法官本是正义的化身,而武邑法院的这些法官,却把法律法规抛诸脑后,为所欲为、肆意妄为,让法官的高大形象碎了一地。他们在异地执法是这个样子,无法想象他们在本地执法会是何等的不可一世、飞扬跋扈。也无法想象,这些法官在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在司法教育整顿中,到底是如何接受教育的。

  对法官穿背心“执法”被警方控制一事,不应当作笑话来看。应透过这起事件,看到一些法官身上存在的亟待解决的各种问题。对当事法官的行为,有关方面不能以其“执行过程程序合法、执法得当,没有违法行为”来敷衍公众,而需深入调查,严肃追究责任,给社会一个合理的交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