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雷山县控拜村是远近闻名的“银匠村”,该村银匠龙太阳为女性设计出一款别致的银胸罩后,受到游客的青睐。一名男游客以5400元买了一件重约200克的银胸罩,送给女朋友。龙太阳说:“我去年初开始尝试打制,到现在共打制11件,已卖出10件了。”按每天8小时的工作量计算,打制需耗时一周。

  对于龙银匠的“银胸罩”,很多人都是叫好的,认为很新颖。龙银匠自己则认为很实用,他说,其灵感来源于妻子的劳动经历。妻子夏天需要到田间劳动,带着普通的胸罩汗流浃背很不舒服,而戴上“银胸罩”则不一样了,很透气很凉爽。

  笔者是个七尺男儿,不需要戴胸罩,也没戴过胸罩。但是,怎么想,这“银胸罩”都不会比“布胸罩”舒服。“银胸罩”是个金属,当金属和肉接触的时候,这有两个危害。其一,这样的胸罩会很硬,与肉进行摩擦显然不会舒服。其二,这么大面积的金属与肌肤亲密接触,是不是会有危害?其三,一个胸罩5400元,有几个下地干活的农家妇女能买得起?

  虽然,龙银匠的“银胸罩”销售的还不错,但是,对于这样的事情我们是不能鼓励的。也就是说,他可以研发,他也可以出售,但是作为地方政府是不该鼓励这样的事情的。而实际上,当地政府把这个“银胸罩”当成了当地的一个大宝贝。在旅游中,当地文化部门、宣传部门把其当做旅游景点的一个特色产品进行了推广和宣传。

  其实,笔者不是仅仅想反对一个“龙银匠”,而是关注的这种现象。按照我国商品法律法规的规定,任何新式样的商品在上市的时候,都需要经过审批环节。这个“银胸罩”显然属于新式商品,因为就胸罩来看,平时都是布质的,突然换成了银器的,这就与普通商品不同了,就要对这样的商品的性能、危害等等进行分析,确保没有安全问题之后才能进行销售。而在现实生活中,很多类似的创意,并没有审批环节约束,都是心血来潮的“研发”,这无疑给市场留下了安全的隐患。这几年很流行的一些所谓商品,就是没有经过审批环节就直接上市的。比如“穿比基尼的桃子”,比如“绿眼睛的兔子”,比如“彩色大米”等等。

  透过“银胸罩”这样的“发明创造”,还让我们看到了发明创造的雷人和不接地气,以及搞怪本质。有的人发明这,发明那,一年拿到手的专利有几百件,试问哪一件是可以像人家的电灯、电话一样实用的,又有多少件能够造福人类?

  这需要我们反思的问题很多:其一,市场商品的新式种类谁来监管?其二,发明创造的底线在哪?其三,哗众取宠的事物我们该不该推波助澜?

  正如这个“银胸罩”一样,其能不能也算发明创造?如果其也去申请专利,是不是也会被审批?如果有人也来了灵感,是不是还会发明“金胸罩”和“玉胸罩”甚至是“银裤头”?

  “银胸罩”恰是市场监管不力的凶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