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5日,国务院发布《关于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将“长江经济带”上升为国家战略。

  这是我国立足全局作出的加快对外开放的又一重大举措。再联想即将出台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发展规划,作为两大经济带的交汇点,成都向东是贯通东西的“长江经济带”西端重要城市;成都向西又是通往欧洲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南端重镇。上述政策的出台,必将给成都带来新的历史发展机遇。

  浩瀚长江,奔腾不息。在历史上,成都就是“长江经济带”上最重要的水码头之一,李冰开郫、捡二江后,江船直走少城,成都开始成为通航城市;蜀商往返于成都和江陵之间,把蜀麻、蜀锦等各种货物贩运到荆州,再转运至江南,又把吴盐和各种海货贩运入川。“水程通海货,地利杂吴风”,唐代诗人卢纶在《送何召下第后归蜀》写道。蜀汉至宋代,成都人在老南门大桥码头登船,远行至重庆乃至下游的扬州。唐贞元年间,锦江万里桥一带港运繁忙,客商云集,歌楼酒家鳞次栉比,“门泊东吴万里船”绝不仅是诗人的凭空想象。

  如今,在长江经济带上,除了水上黄金通道,沿江铁路通道已然形成。从今年7月1日零时起,随着沪汉蓉客运专线第一次实现全线动车联线,作为西起点的成都已经借助沪汉蓉通道向东出海连接世界。长江经济带是长江流域经济最发达、最繁华的地区,也是全国最重要的高密度经济走廊,沪汉蓉高铁好似一条珠链,串起了成渝经济圈、长江中游城市圈以及长江三角洲城市群颗颗耀眼的明珠,成都作为长江经济带西端特大中心城市,对促进整个经济带的全面发展无疑会起到极大的驱动作用。

  向西,成都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起点,也是北丝绸之路商品的重要产地,世界上最早的锦缎丝织品—蜀锦,就是通过这条2000多公里的国际通道,走向世界。

  今天,蓉欧快铁按照每周一列的频率正式稳定运行,新“丝绸之路”穿越时空的界限,与古老的“南方丝绸之路”在成都交汇。从成都青白江集装箱中心站出发,经宝鸡、兰州到新疆阿拉山口出境,途经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等国直达波兰罗兹站,蓉欧快铁西向出川物流大通道无缝对接欧洲,助推成都甚至四川承接世界范围内的产业转移,同时辐射整个中西部乃至全国,纵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蓉欧快铁”,使成都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拔得头筹。

  有人比喻说,如果说东部沿海像一张弓,“长江经济带”和“丝绸之路经济带”就像一支箭,它们的联动点成都,就是弓与弦的支点,最重要的发力点。两条铁路大通道,打通了两大经济带的“经脉”,在成都交汇,向西跨大陆辐射欧洲,向东出海连接世界,使成都成为其核心引擎,交通先行的成都,势必会舞动两大经济带,再现丝绸之路与长江经济沿线的无限繁荣。(王小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