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中国的发展一样,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确实对经济社会发展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但是,“一部分”毕竟不是社会的全部,也不是社会进步的目的。走共同富裕之路,才是最终需要实现的目标。

  一座城市也是如此,“高大上”当然是城市必不可少的风景,也是城市形象的重要体现。然而,如果因追求“高大上”而忽视城市的短板,那么,这座城市的发展,就不可能平衡,不可能持续,更不可能是一座和谐、有序、具有旺盛生命力的城市。所谓“木桶理论”,讲的就是短板原理。也就是说,只有当短板问题解决好了,长板的效果才能得到更好的体现,整体效应才能得以充分发挥。成都市城市建设和改造的经验,无疑是对“木桶理论”的现实解读。

  三年前,财富城北还被称之为“北乱”,民间流行一个玩笑的说法,用一套房也换不来城南一张床。但是,也就短短的三年时间,它的变化就让很多人“回家迷了路”,让“乱”永远地留在记忆里回忆中。

  是的,三年1640亿,如果没有足够的勇气、超强的魄力,是不敢下这样的决心的。而且,太长时间的“乱”,已经让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对改变城市面貌、改变生活条件削弱了动力,失去了信心,产生了麻木感。换句话说,要让城北由“乱”到“治”,不仅需要大规模的投入,还要转变当地居民的生活习惯、生活方式甚至生活理念,更要激发居民的积极参与,凝心聚力推动城北的建设与改造。

  三年的实践证明,成都做到了。不仅做到了,而且做得让几乎所有居住在这里的人们都感到满意、感到开心,尤其感到自豪。他们不再为生活在城北而自卑,也不再为“逃离”城北而费心劳神。如今的他们,和其他地区的居民一样,有着足够的自豪与幸福。

  很显然,三年“北改”,解决的不仅仅是一个区域的发展问题,也不仅仅是让一个区域出现了新的变化,而是诠释了新的城市发展理念,即事不避难、补足短板和平衡发展。

  在不少城市,决策者们更关心的是“锦上添花”,而不是“雪中送炭”,更追求将“长板”拉得更长,而不太注重拉长短板靠拢长板。正因如此,在相当一部分城市出现了不和谐的现象,如大街可以看,但小巷不能看;中心城区可以进,但城乡结合部不能进;党员干部可以问,但普通群众不能问。只有真正生活在城市的人们,才知道他们到底是真幸福还是假幸福。

  要知道,在成都这样的西部中心城市,要想锦上添花,是相当容易的,在繁华的地方多建几座高楼,在城市的紧要处,多建几个形象工程,在显眼的地方,我们放几个能够吸引眼球的企业,等等,也就足以获得想要的荣誉和地位。但是,成都更希望做的是拉长城市短板,给生活在城北的居民雪中送炭。必须注意,这样的雪中送炭,很有可能是默默无闻的。而且,政府所需要承担的责任,也要远大于锦上添花。它的最大功效,在于平衡城市的发展,使城市不再处于“跛脚”的状态,不再是居民心态的严重失衡。

  事实上,从表面看,成都的“北改”只是解决了北部的落后和凌乱问题,实质上,它也是对其他地区发展的强力推动。因为,一套房不如一张床的城北都发展起来了,其他地区还能坐得住吗?还能有优越感吗?而其他地区的危机感增强,无疑对城北也会产生新的动力,这就叫互动。

  对一座城市来说,有短板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城市决策者们不把短板当问题,而过度追求长板的长度。从这一点来看,成都的“北改”,也为其他城市的发展提供了值得学习和借鉴的经验,那就是注重拉长短板的城市,才是最具发展潜力和生命力的城市,只有关注拉长短板,平衡发展,才是最具发展眼光和战略思维的决策。(谭浩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