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四川|资讯|城市|美食|时尚|旅游|团购|汽车|健康|教育|同城|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四川> 资讯>社会>正文

说服爷爷奶奶,签下遗体捐献申请书

A-A+2012年12月24日09:05扬子晚报 评论

  感恩传递

  “别人帮助了我,我也要帮助别人” 说服爷爷奶奶,签下遗体捐献申请书

  一个年轻生命即将凋零,病痛的折磨是难以想象的,但能让翟春红忍受痛苦,又战胜恐惧,坦然捐献遗体的那份力量,来自“爱”。

  今年,在第二次开颅手术后,翟春红就认真地和黄爱梅谈了一次:“妈,要没有你,我早就死了,还有那么多人都在帮我,但我还没有对社会做过贡献。我想,在我去世后,把有用的器官捐出来,去帮助其他人……”黄爱梅听不下去了,抱住“女儿”号啕大哭。但细想之后,她对春红说:“丫头,这个想法挺好,妈妈支持你。”

  孙女的想法遭到了爷爷奶奶的反对,“孩子,你从小没有爸妈,现在又被大病折磨,活着受了这么多罪,人走了,还要挨刀,都没有一个完整的身子,我怎么向你爸妈交代啊。”一对老人老泪纵横地劝阻孙女。看爷爷奶奶态度坚决,翟春红又去“游说”两个姑奶奶,请她们再去做老人的工作。12月10日,老人终于同意签字。

  翟春红郑重地向红十字会写了一封申请书:“我是一名不幸的孤儿,从小失去双亲,刚成年又患上不治之症。是‘干妈’为我撑起一片蔚蓝的天空,她为我付出了太多太多。我患病后,社会各界给了我无微不至的温暖……小羊跪乳,鸟知反哺。别人帮助了我,我也要帮助别人……”

  13日,黄爱梅拿着从红十字会领来的捐献遗体志愿申请书来到病房,为了不让女儿太难过,她特意将印着大号字体的申请表正面向内卷成纸筒,故作轻松地向病床上的翟春红扬了扬,“丫头,猜猜看,妈妈手里是什么。”“妈妈,我很聪明的,不用猜,是让我签字的东西……”

  看着女儿从容地在申请书上签字,黄爱梅心如刀割,“丫头,怕不怕?”

  “有一点儿。”

  “不要担心,到时都是最高明的医生,还有刘医生也在(即一直为春红看病的刘俊)。”

  “嗯,有他们在,那我就不怕。”

  其实,翟春红心中还有一个更为朴实的想法:器官捐给了别人,等于自己的生命也在延续,“我希望他们能‘带着我’经常去我家,去看看爷爷奶奶,还有‘妈妈’……”(扬子晚报记者 郭小川 通讯员 鞠九江 王俊)

[上一页] [1] [2] [3]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四川|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乐购|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四川简介|网站地图|广告服务|广告代理商|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