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四川|资讯|城市|美食|时尚|旅游|团购|汽车|健康|教育|同城|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四川> 资讯>社会>正文

于英生赢了

A-A+2013年9月3日14:52东方网-文汇报评论

  终于,于英生赢了。

  今年8月,记者来到安徽蚌埠,试图尽可能多地采访到“杀妻案”的相关人,以期还原案件。

  于英生和韩露原先的家位于蚌埠市南山路,两室一厅,100平米左右,还有一个院子。如今,院落荒芜,只剩围墙,夫妻俩种下的果树也不知所踪。而他们的家经过多次转手,已经被改成了两家店铺。

  在这栋楼前,80多岁的沈老伯告诉记者,这栋楼建于上世纪80年代,共有7层,当时在蚌埠市中心也是最高的建筑,楼里住着28户人家,“全是领导干部”。这从侧面反映了于家的背景:于英生的父亲于道欣是蚌埠市的老干部,其母则是市招待所“一把手”。他们过去的邻居陈虹说:“于英生出事后,于道欣坚称儿子不是凶手,曾经说过不管花多少钱都要把儿子保出来,他一直在上访。”

  上访的不止于家,韩家也一直对法院未能宣判于英生死刑非常不满。在韩家老邻居们眼中,韩露的父亲“是个大学生,文质彬彬,平时不怎么说话”:“女儿出事后,韩父的身体急转直下。开庭时于英生都说没有证据,每次都把韩父气倒。为了让于英生这个‘凶手’死,韩父经常上访。”

  “窒息性死亡”背后

  在蚌埠市公安局,记者试图向当年的办案民警了解案情的一些细节,但公安局宣传科科长张育生表示,当年的办案民警现在多已退休,也很难回忆清楚17年前的细节了。据张育生介绍,根据现场情况和尸检报告,案件性质可以确定为窒息性死亡的他杀案件,作案时间在早上7点左右。在于英生两室一厅的家中没有发现门窗被强行破坏的痕迹,屋内并不凌乱,也没有明显的打斗痕迹。

  韩父曾经向邻居许女士透露过一些案情细节,根据后者的转述:案发当天是周一,11点左右,韩父像平时一样把外孙接到于家。一进门,由于闻到一股浓重的液化气味道,他立刻打电话让于英生回家看看。后来,韩父发现女儿平时骑去上班的脚踏车还在家里,他觉得有些异样,开始满屋寻找女儿,无果后,心急如焚的他又给于英生打了一次电话。

  “韩露的自行车怎么还在家,她没去上班么?”韩父问。

  “我不知道。”于英生回答。

  韩父又一次走进了韩露的卧室,下意识地掀开被子,眼前的一幕让他瘫倒在地上:被子下面平躺着韩露的尸体,头朝下,床边摆着一个液化气罐。

  在上世纪90年代,蚌埠市几乎每户人家的厨房里都有一罐液化气。液化气的主要成分是丙烷、丁烷以及其他烷系或烯类等,具有麻醉作用,可引起急性中毒,导致头晕、头痛或嗜睡等,甚至引起呼吸停止而亡。

  不过,邻居们接下来的话则表明,韩露的死远非液化气中毒这么简单。

  “后来,市公安局、省公安厅都来调查。根据孩子的说法,那天早上,于英生下了方便面,打了个荷包蛋,韩露吃了一碗又去睡觉了,了解这一点之后,警方就把于英生带走了。”许女士说。

  陈虹告诉记者,案发后,她的老婆婆围观过现场,发现韩露的头被砍了,和脖子就连了一层皮。

  “砍得那么狠,房间却收拾得这么干净,看不出一点血迹,老韩找了半天才掀起被子发现韩露尸体,我一直觉得这不是一个人能做出来的。”许女士说。

  对公众来说,韩露的死亡仍然是个谜。关于这个谜底,当地民间流传着多个版本的猜测:“断头”、“液化气中毒”……记者曾就此向蚌埠警方求证,但未得到正面回应。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四川|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乐购|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四川简介|网站地图|广告服务|广告代理商|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