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钟,可以做什么?听到这句话,相信很多人都知道这是什么广告。据统计,我国每年有约1300万人次的人工流产,其中约一半为重复流产。

  无痛“三分钟”可能更痛。统计显示,做过4次人流后,不孕症发生率将高达92.13%。

  三分钟,可以做什么?三分钟,只能喝1/3杯咖啡;三分钟,只能吃1/2个苹果……很多人最初看到这则广告时不以为然。当短短几年后,连小孩组词都会说“无痛的人流”时,人们才发现,巨大的利益和故作轻松的暗示,已经把最初还要单位开证明的补救手术,变成了某种流行选择。据统计,我国每年有约1300万人次的人工流产,其中约一半为重复流产。

  无痛的“三分钟”可能更痛,它将虚假的轻松和永久的损害混淆,把一些女性引入了不可逆转的黑洞。统计显示,做过4次人流后,不孕症发生率将高达92.13%。

  如果有一门生意,每年至少稳定带给你30%以上的利润,你会选择不做吗?如果有一门生意,你投资千万、经营十载,你会在一切良好甚至不断增长时,选择退出吗?

  “我不想做下去了,但竟不容易。”她说。这门收益丰厚、而她不想再做的生意是人流手术。更准确地说,是“三分钟”无痛人流。

  在她的医院每天约20个生命“流失”

  没有直道其名,是因为在几天前初见面时,她就开门见山地说:“我不希望具名。因为我只是想找人表达一下心愿,不是为了宣传或其他的目的。我只是觉得不想再做了。”为了表述方便,权且称她为A女士。

  A女士在面对华商报记者时,已经“纠结了几个月”,即便在正式取得联系后的两周多时间内,她也踯躅再三,甚至一度中断联系。“我面对着很多压力,顾虑也很多。”

  A女士是一家坐落在西安市繁华地段的民营医疗机构的“主要出资人和实际运营者”。这个来自东南沿海的女人,10年前落足西安,一手打造了这家医疗机构的“无痛人流”金字招牌。她在外面常被人称为“医生”或“院长”,但员工们称她“A总”。她并非医生,也没有医疗学科专业背景,她是一个商人。“赚钱吗?是很赚钱,但我一开始做医疗行业并不是单纯为了赚钱,我认为这是有意义、有价值的事。我现在不想再做,觉得这不再是有价值的事,甚至不是什么好事,有损阴德。”

  在过去的十年内,无痛人流,她的医院做了很多。“没有详细、精确地统计过,但6万例是保底的数字,应该接近8万例左右。”取中间数7万例来算,从2004年至今,单她的医院,每年有7000人次的患者接受人流手术。换个算法,每天有差不多20个生命,在这里、在“3分钟”里,丧失掉诞生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