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孩子不是亲生的 她说,丈夫让她“借种”生子

  最终法院认定,需支付精神损害赔偿金两万元

  坐在法官对面的这个男人,话很少,问一句答一句,显得有点木讷。

  “这个,高先生,不好意思啊,我们就直接一点了,你儿子……”法官显得有点尴尬,停顿了一会,“高先生,你妻子怀孩子的时候,你是不是真的认为这孩子是你亲生的?”为何法官会提出这样的问题?丈夫又为何向妻子索赔80万元精神损失费?这是一起离奇的离婚案。

  □记者蓝莹

  他说,他一直认为孩子是亲生的

  老高,其实才四十岁不到,略显老气。他这是第二次当被告了。原告是他妻子小何。去年小何提起离婚时,孩子还小,经办法官做了工作,小何撤诉了。一年不到,小何又提起离婚了。老高说,他们是自由恋爱的。结婚以后,感情也很好,就是一直怀不上孩子。之前,一直是小何去做检查、调理身体。结婚两年后,老高才不情不愿地去了医院。一查,结果问题出在他身上,诊断结论是:“无精症”。老高说,那几年,夫妻俩跑了很多医院,温州的、北京的、上海的……连电线杆上的“老军医”也试过了。每次都带着满满一袋药和希望回来,可还是失望。

  2005年,两人收养了一个女孩。有了女儿后,老高说,自己生孩子的心也慢慢淡了,药也就慢慢停了。直到2010年,小何忽然怀孕了。老高说:“我一直认为这孩子就是我亲生的!”那时,夫妻两个都很高兴。2011年,孩子出生,全家人都视若珍宝。可谁知,转年小何就提起了离婚,一家人还去做了亲子鉴定。这孩子真不是老高的!

  她说,丈夫让她“借种”生子

  小何才比老高小两岁,却精神很多,衣着也入时。

  她说,两个人婚后感情确实还可以。当时是确定老高没有生育能力以后,双方才去领养女儿的。但收养女儿以后,老高对于没有儿子仍然耿耿于怀,并多次暗示小何去“借种”。

  小何说,她的精神压力也很大。后来,她在醉酒的状态下与一名男子发生了“一夜情”。结果就那么巧,怀孕了。小何说,当时她要打胎,老高不让,还很积极地办理二胎准生证。

  庭上,小何怎么也不肯说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也否认之后与那名男子有所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