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的故事大多很凄惨,一月能赚三四千

  职业乞讨者档案2

  称谓小李(男,18岁)老家信阳新县行乞特点擅长编故事

  与老李的状况类似,信阳新县的小李也有一技之长—编故事。小李今年18岁,肢体健全。他经常来洛阳,周一至周五主要在公交车站附近,周末就到繁华地段。自今年九月开始,记者多次试图联系小李,可是小李总是很忙,据跟小李打过交道的流浪汉“胖子”说:“小李九月份要去西安赶一个节会,之后可能还要去桂林等地,因为有节会的时候人多,小李认为自己的故事会有‘市场’,现在也不知道小李跑到哪里了。”

  “故事都很凄惨,每次还都不一样。”洛阳市救助管理站流动救助科工作人员小朱表示,小李的故事集合起来都能编成一本故事会了,最初的故事是母亲早亡、后母虐待,过几天又成了钱被别人坑了……

  流动救助科工作人员李文博告诉记者,经过多次和小李接触,他最终去一家理发店学艺,可没几天小李就嫌没自由赚钱少,又操起了老本行。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小李反复乞讨?李文博告诉记者,小李的故事总能给他带来“丰厚的回报”,最多的时候一天能赚上千元,少的时候也有几百元。在洛阳,一个月行乞能赚三四千,故事编的越惨,肢体越残疾,收入就会越高。

  有商户见过小李在晚上的时候,拿来大鱼大肉,一个人吃得很是快活,但是小李也有很长一段时间讨不来钱受罪的时候,看起来也非常可怜。“小李不存钱,只要有钱必花光,花光钱就去乞讨。”李文博说,小李曾经跟他们透露过,他们虽然也去过北上广这些发达地区,但那里行乞的人多,竞争压力太大,所以又回到了二三线城市。小李自己很聪明,他会仔细观察救助人员出现时间跟地点,以便避开救助人员。

  看到“熟人”,老太太忍不住乐了

  职业乞讨者档案3

  称谓佚名(女,约60岁)老家甘肃行乞特点不断磕头

  11月19日上午10时许,有市民反映在洛阳中央百货大楼附近的天桥上,一名穿着深色衣服,裹着头巾,60岁左右的女子不断地在磕头行乞。无论谁去劝说,这名女子仍无动于衷,不过偶尔也会告诉好心人称,自己的腿不舒服,站不起来。

  记者随后来到现场,看到但凡有人经过,这名女子就会不断磕头。而走近一看,记者发现这名女子竟然是去年在王府井商场附近发现的流浪女子,记者还曾采访过她。当时她腿脚灵便,并无大碍,衣着也与现在类似。当时她称自己家乡甘肃受了灾,于是她跟着村里的人跑出来了。

  “咱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记者问这名女子,该女子听到问话抬起头,整理了一下头巾,看了记者一会儿,一下子没忍住自己先笑了出来。

  看到是“熟人”,这名女子不再磕头,说今年自己也是刚来洛阳,现在“行乞市场”不好,一天最多只能要到三四十元,吃饭基本就靠乞讨,晚上的时候就睡在火车站附近。而她从甘肃是一路边坐火车边乞讨来的,到人口较为集中的郑州和西安,她都会下火车在当地乞讨几天,然后再继续坐火车走。当记者问她每年是否有固定的行乞路线以及更多有关她行乞的内容时,这名女子则不再透露,把行乞的碗收起来,一路小跑把记者远远甩开。

  与这名女子情况类似的是景华小学门口行乞的72岁的赵宏明,他住在王城公园附近的一个小区,月租70元,遇到有救助人员,他也是扭头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