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诉人的火眼金睛

  百家乐什么情况发第三张牌?问倒“编故事”的两人

  “百家乐在几点以下发第三张牌?”在两人讲述赌钱历程后,公诉人突然抛出了这样一个问题。“8点以下”,赵朱两人回答道。得到答案后,公诉人却直指“你们在说谎。”公诉人拿着一沓关于“百家乐”的资料说,“百家乐”其实就是比大小,9点最大,其规则是6点以下发第三张牌,“9点就最大了,到了8点怎么还可能发第三张牌?”

  旁听者大吃一惊,这时也突然明白过来,玩了这么多局,输了这么多钱,还对规则一无所知,难道两人所说的赌钱经历,全是胡扯瞎编?如果不是去赌钱,赵朱二人去澳门又是为何?对此,公诉人认为,两人口口声声说玩的是“百家乐”,如果真是在“百家乐”的赌局中输光了4800多万元人民币,怎么可能还对基本规则一无所知?这完全不合逻辑,“就是看也看明白了”。

  所以,公诉人进一步指出:“两名被告人去澳门的目的根本不是为了赌博,而是和赌场的人相勾结进行洗钱,目的是把这4800多万元现金洗到分散的若干小账户上,实现非法占有。晨升公司明明在银行开有账户,赵某为了拖延时间做诈骗准备,却借故说没有账户。2013年9月16日下午,三张回函都已经开齐,赵某却借故说不全,要次日贴现,其目的也是为朱某某和自己赴澳门洗钱做准备。”公诉人这样说道。

  公诉人称,相关的资金走向显示,那4800万在到了深圳某公司账上后,又去了一张个人卡,那张个人卡在一天之内居然又汇集了其他1亿多资金,总资金量达到1.4亿之多!之后,那张汇集了天量资金的个人卡,又迅速转出若干笔钱,分散到了若干个小账户上。“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的认定标准,天量资金汇集到一个账户,再从这个账户分散出去,这是典型的洗钱行为”,公诉人认为,综合这些证据,检方才认为赵朱两人去澳门根本就不是为了赌钱,而是与境外人员勾结配合,将资金转到境外,最终实现个人占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