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诉机关控称,2015年1月27日15时许,被告人徐某在同村人徐先生家喝完喜酒后,将徐先生的女儿(2014年7月生)抱到附近茶园,实施淫秽行为。经政和县公安局法医鉴定,女婴的受伤程度为轻伤二级。

  检察机关认为,被告人徐某以刺激性欲为目的,实施淫秽行为,并致被害人轻伤,其行为已触犯了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三款,应以猥亵儿童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案件审理将近三小时,控辩双方争论的焦点及受害方的疑问,主要集中在对法医的质疑,要法医详尽描述当初检查小孩时,小孩受的是何种伤害,这对案件定性为猥亵罪还是强奸罪至关重要。两位法医当日到庭参加庭审。

  案件并未审出结果。检方称,由于徐先生及其代理律师提出要DNA检验鉴定人到庭,而这个过程需要申请,因而休庭。徐先生表示,当地刑警队进行侦查时,将小孩受到侵害时所穿的带鲜血的裤子带走,而庭审时,检方未将这个重要证物带到庭审现场,因而法庭宣布休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