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事人当事人

  “我老公住在小三家,他说爱我却不肯回来,我该离婚吗?”邓颖(化名)告诉记者,早在半年前她就撞破了丈夫出轨,还是在宾馆里抓了个正着。那时,丈夫不仅没有像别人一般苦求原谅,反而求着小三不要走,要和邓颖离婚。可真当邓颖准备舍弃一切离婚时,丈夫又称想和自己和好,但却仍然留宿小三家。面对一面说和好,一面又和小三紧密联系的丈夫,邓颖不知所措了:“我该和他离婚吗?”

  丈夫不交工资还欠信用卡债

  昨日上午,记者在北城天街一家麦当劳见到邓颖,她今年31岁,是附近医院的一名护士,丈夫方强(化名)则是南坪一家医院的口腔科医生,小她两岁。

  “当初爸妈都说姐弟恋不好,可他向我保证会永远爱我,我不忍心离开他。”邓颖说,她24岁那年答应了方强的追求,恋爱没多久就怀了孩子,怀孕四个月后领了结婚证。

  “那时他还是一个毕业不久的小医师,我工资也只有三千多,为了买房急得脑壳发热。”邓颖说,但那段最穷苦的日子却是最幸福。两人借钱在渝北买了一处住房,丈夫每个月都把工资上交,两人节衣缩食地过着日子。丈夫工作辛苦,家和单位距离较远,便住在医院宿舍,一个月回来三四次。

  后来日子有了好转,丈夫借钱和别人合伙买了一些医疗器械,有了提成收入,再加上工资一个月能拿到六七千。可她还没来得及高兴的时候,丈夫却不像以前那样往家里拿钱了。“他总说要投资买机器,不拿钱不说,还欠下一万多信用卡债,总是找我要钱。”邓颖说,丈夫收入好转后,家里反而更加艰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