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志新家大院 摄/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记者 李东 朱健勇毕志新家大院 摄/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记者 李东 朱健勇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李东 朱健勇)“孩子大人分别在四个地方,家不像家”。

  曾秀梅一度头疼、心慌,疼得厉害时,用头撞墙,两年来她随身带着速效救心丸。

  两年前的2015年2月5日,河北省涞源县南屯镇张家庄村,在这个700多口人的小村落里,当天23时许,因曾秀被同村的冀鹏“强奸”,丈夫毕志新将冀鹏杀死。

  案件开审时,冀鹏的家属提出500万元的民事索赔,并称“不接受法庭调解”,要求法庭判处毕志新死刑。

  几次庭审后,终审判决认定毕志新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村里人中流传着“冀鹏妈妈的话”:“杀人偿命,不接受调解,只要求判死刑”。曾秀梅没再回过村里,也不知道这些传言。曾秀梅认为“判决只认定了他杀人,却忽略了原因”,她认为毕志新应该被认定为“义愤杀人”。

  判决的结果,并不能让事件过去,两家人的命运就此改变。

  曾秀梅“隐姓埋名”去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做工,不敢跟工友多说话,不敢回家,她接受不了这个结果,要申诉。

  冀鹏的家人则搬离了张家庄,原住所内荒草丛生,村里没有人知道他们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