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重的判决

  “看起来老实,不爱说话,一直在家务农。”犯罪嫌疑人贾章义,在外人看来就是一个普通的农民。

  为了让罪犯得到严惩,项文涛在成都找了律师。作为长期关注家庭纠纷和未成年保护的成都女律师石婷婷、刘潇潇等人受理了这起案件。

  “这位父亲要求重判罪犯。”石律师说,根据《刑法》规定,奸淫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的,以强奸论,从重处罚。“但是要达到刑期十年以上,还需满足相应的规定。”

  “之前有未成年受性侵案,量刑一般在5至10年。”她说,但在这起案件里,严重的是对未成年人性侵的持续时间更长,情节、影响都更恶劣。

  2017年12月,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乐乐家人参加了庭审。面对大量证据,犯罪嫌疑人贾章义自愿认罪。法院认为,贾章义以引诱、胁迫等手段多次强奸不满14周岁的幼女,造成幼女怀孕并引产的严重后果,其行为严重损害了幼女的身心健康,已构成强奸罪,应当予以从重处罚。根据《刑法》相关规定,以及犯罪情节等,依法判决其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

  无形的大伞

  “孩子的父亲特别自责,他怪罪自己陪孩子时间太少。”当天出庭的刘律师说,他与项文涛一直保持着联系,“乐乐生活在单亲、留守家庭,这位父亲为了家庭,也只能选择外出打工。”

  与此前的不幸相比,从庭审前到判决后,乐乐生活里多了一群默默关心她的人。从家人,到法官和代理律师间,形成了一个很有默契的大伞,“他们不直接与孩子接触,也不让那件事再跳进孩子生活。”

  “孩子今年升入了初中。”法官说,离家较远,有新的师生和新环境,这对乐乐的成长是有利的,“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不打扰,让周围更少的人知道那件事,绝不能对孩子造成二次伤害。”同时,也希望通过乐乐的遭遇,来提醒更多家长与未成年人,有事及时与家人沟通,学习相关法律法规。

  而刘律师也表示,她们也不会直接与孩子接触,“更多的是跟孩子父亲沟通,告诉他如何同孩子交流,多陪伴、观察孩子,如果性格方面有问题出现,可联系我们帮忙寻找心理医生,但现在最重要的,是让孩子渐渐地淡忘掉那件事。”

  新 闻 纵 深

  保护未成年人需要多方共同努力

  据统计,2014年以来,成都范围内涉罪未成年人与未成年被害人中,来自单亲家庭、继亲家庭以及父母不和家庭的占41.6%,不与父母共同生活、脱离家庭监护的占47.6%,放任、溺爱、打骂体罚等家庭教育方式不当的占78.8%。

  “未成年犯罪与受侵害的问题,尤其是单亲和留守家庭,需要家庭、学校和法院多方努力,共同解决。”据了解,审理乐乐受性侵案的崇州法院,今年已专门成立“杨婷工作室”,在当地众多的中小学、村上乡里,对未成年人和家长,以游戏加课堂的方式进行普法。

  “近年来,与未成年人相关的案件呈增长趋势。”该工作室法官谢奎介绍,不少未成年和成年人,有时并不知道为啥犯法了。

  “为了让普法加深印象,我们开展了活动问答,模拟法庭等游戏。”他说,通过这样的方式,让孩子学会法律,知道哪些该做,哪些不该做,做了之后又会面临怎样处罚。

  据了解,在成都,通过提前预防,加事后及时补救的方式,除了法院之外,检察机关也在探索。去年10月,强制亲职教育与未成年人检察社会支持体系建设研讨会在成都召开,全国130多位专家学者就该体系的建设进行了深入研讨,共同探索新时代下如何保护好未成年人。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杨力实习生王爱玲(文中人物皆系化名)

  原标题:家人、法官、律师撑起“隐形保护伞” 让11岁女孩忘掉那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