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闻记者 喻琰

十里坞村村道路面,图中红色货车为货车司机赵某驾驶车辆。图片来源:受访者赵某十里坞村村道路面,图中红色货车为货车司机赵某驾驶车辆。图片来源:受访者赵某

  “这就是敲诈。”近日,河北武安货车车主李永斌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反映,称自己雇佣的司机赵某在10月18日凌晨2点左右驾车误驶入山东聊城临清市朱庄乡十里坞村村道,因车坏了下车修车,没想到被当地村民以“压坏路面需要赔偿20万元”为由拦住。求助警方未果后,同该村村民及村干部争执近两日后,自己交了6.3万元方才被允许放行。

  对此,十里坞村支书赵保增10月25日晚告诉澎湃新闻,村道系村集体2015年筹资10多万元修建,长约550米,涉事货车满载货物闯入,“压坏了路面”,需要重修,因此要求车主赔偿。

  司机赵某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10月17日晚8点半,自己从河北武安出发,驾驶一辆红色大型客车运送钢板至山东聊城。18日凌晨2点左右,在省道S360上经过十里坞村附近路段,发现前方修路需要绕行,于是驶入上述乡间小道。

  据赵某描述,其所驾货车载有数十吨的货物,但该乡间小道未有任何限重标志。驶入乡间小道后不久,发现路面太窄,无法继续往前行,便往回倒车,但遭遇故障抛锚,遂停在路口等待修车。

  天亮时分赵某发现有村民围过来,以“路面被压坏了”为由,围住自己不让放行。

  司机赵某向澎湃新闻提供的一段自己拍摄于现场的视频显示,大货车斜停在路上,乡道拐弯处水泥路面出现碎裂,路边泥土上也有车辙印,有小树疑被压翻在路面。赵某在视频中感慨:这路太窄了。

  从10月18日早上至10月19日傍晚,货车一直停在原地,双方就“赔偿”进行交涉。车主李永斌告诉澎湃新闻,对方张口就要求赔偿20万元,“不给钱就不让走”。司机也被赶下车来,不让在车上歇着。“这不就是敲诈吗?” 

  对于为何让对方赔偿20万元,十里坞村支书赵保增告诉澎湃新闻,压坏的路面不止视频中那一处。

  “往前一两百米处有一座长约10米的桥,他们车开到了那里,觉着过不去了,才往回倒车,最终停在视频中所示位置。”赵保增说,包括部分桥面在内,该村所有的550余米道路有多处受损,“这桥2015年村集体花了10多万修建的,现在如果重修,不得20万元?”

  司机赵某告诉澎湃新闻,车辆经过该路段时为凌晨,并不清楚碎裂的路面是否由自己造成,况且彼时还有三辆大型货车跟在自己车后面。

  “他们顺利倒车出去了。”赵某称,“路面倒车痕迹确实是我们压的,但不是我们一辆车,后面还有三辆。”同样,在车主李永斌看来,即便赔偿,也不能由其独自承担。

  眼看僵持不下,10月19日上午10时许,赵某打了两次110电话报警。据其介绍,当时负责管辖十里坞村的青年镇派出所民警来到现场后,建议双方私下协商解决,之后便离开。当天傍晚,双方最终同意6.3万元私了,但汇款的账号并非是村集体账号,而是村支书会计黄某的账号,这不够规范。

  赵保增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承认转入的账号确实是会计的账号。“6.3万元,只给我这么多,说实话,我宁愿不要这钱,他们把路给我修好就成。”赵保增说,眼下只有对损坏部分进行修补。

  10月25日,澎湃新闻就此事致电青年镇派出所,值班民警表示不能透露具体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