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闻记者 宋承良

  最近一段时间,说起网友们发明的新成语,“股足永弃”绝对可以得到很多人的共鸣。

  如果把中国足球比作是股市的话,虽然眼下还不能说是这十多年来最低点1664点,但中国足球的位置,大约也就是在10月25日A股收盘时的2603.80点。

  球迷对中国足球的期盼,就和股民希望A股可以重新回到6124点,结果自然可想而知。但在国青队即将惨淡结束亚青赛全部之旅,中国足球距离世青赛的距离都越来越远时,反弹,究竟要在何时才能到来?

国青队两战两败,亚青赛小组出局。国青队两战两败,亚青赛小组出局。

  青训欠债,亚青赛还钱,天经地义

  2010年10月11日,淄博奥体中心,亚青赛四分之一决赛中国迎战朝鲜,以武磊、颜骏凌和张稀哲为代表的中国队0-2完败对手。

  这是90后球员第一批整建制出战亚青赛,在家门口都没能拿到世青赛参赛权,之后亚青赛接连失败的结果,其实也就并不那么刺眼了。

  整整过去八年了,90后球员征战亚青赛的过程到结果仿佛都是一出悲剧,里克林克带领1993年龄段球员参加亚青赛,小组赛被泰国、伊拉克和韩国先后击败。

  2014年亚青赛,郑雄带领韦世豪、张修维和姚均晟为代表的1995年龄段球队取得了小组赛出线,但最终四分之一决赛被卡塔尔4比2击败。 

  2016年亚青赛,李明率领的1997年龄段球队小组赛一球未进,仅仅拿到1分排名垫底;2018年亚青赛,1999年龄段球队也连输两场提前出局……

  职业化20多年过去了,为何在青训成果展现的亚青赛上,中国队成绩越来越差?某种程度来说,中国足球正在为当初快速发展阶段一些缺失的环节还债。

  1994年中国足球开始职业化,当时范志毅、郝海东、魏群、徐弘、高峰等一批有特色的球员,都是源于体工队的培养模式。职业化开始后,体工队的模式渐渐消失,但那时的职业俱乐部根本没有所谓的青训概念。

  2000年前后,职业联赛的红火带动了一批足球学校的兴起,但绝大多数足球学校只为了赚快钱,真正能够静下心培养青少年球员,寥寥无几。

  当时的青训,都在以“点”发展,根本形不成“面”,徐根宝先后成立了有线02俱乐部和根宝基地,秦皇岛足校也出了一批人,大连东北路小学也能有所建树。再数数,绞尽脑汁也未必能想出有所建树者。

  顶级联赛各俱乐部最早成立足球学校,要数鲁能,那也是2000年的事情了,往后绿城和亚泰也开始逐渐重视青训,顶级联赛俱乐部开始意识到青训的重要性,这多少也要拜无人可用所赐。

  可以说,中国足球近10年脱节时间所欠下的“债”,只能慢慢还了。

问题太多,奉献太少问题太多,奉献太少

  从历史上,武磊、颜骏凌、张稀哲们已经代表了当时1991年龄段最好的球员,事实上直到现在他们也是国家队的中坚力量。但尽管每一届亚青赛业界总有质疑选择球员的声音,但从最终成长的轨迹来看,能够参加亚青赛的球员,基本算是该年龄段的佼佼者了。

  “选材面太少了,甲A最后两年到中超前两年,整个足坛大环境不好,导致了愿意让孩子踢球的家长也少了。”澎湃新闻记者曾和多家青训机构、足球学校的相关从业人员聊过青训存在的问题,选材面少算是一致提到的症结。

  当然这其中除了大环境的因素,还有思路和模式的问题。著名足球评论员张路就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小学里面搞校队抓提高而不是先普及,这样很多好的苗子没有走上足球道路,原本可以有20万参与足球的青少年,最终变成了2000人,可选择的面可不就少了嘛。”

  同时,无论是小学阶段的校园足球还是更高层次的提高阶段,优秀的青训教练实在太少了。

  徐根宝培养了1981年龄段的杜威、孙吉、孙祥和1989、1991年龄段的张琳芃、武磊和颜骏凌,但像他这样具备最高足球教练资质、又愿意从事青训教练的实在寥寥无几。在十几年前,很多青训教练未必主观上不愿意教好球员,但他们真的是没有足够的能力。

  小球员们也缺少足够的比赛成长。徐根宝当年在崇明自掏腰包请来日本、韩国等队搞了亚洲U14比赛,但这种跨国之间的高水平比赛实在缺失,球员们真正有机会长见识世界居然要到开始打中超前的西班牙海外拉练。

  “武磊去了一次西班牙,看了巴萨比赛,和欧洲球队打了热身赛,回来感觉水平涨了一大块。如果他们小的时候就有这样的机会,那水平肯定要比现在更高。”

  正是出于让小球员长见识的目的,徐根宝后来出资收购的西乙B球队,这次国青队中出自根宝基地的球员都在18岁前去西班牙进行过短期“留学”,但似乎也已为时已晚。

  要知道,现在类似于印度、越南等国家,都会让14、15岁的小球员定期去欧洲学习。

2005年后的孩子们或有希望2005年后的孩子们或有希望

  改变,直到2010年后才逐渐开始。

  国家层面重视青训,越来越多有实力的国企和私企开始进入足球。这固然带来了一些内外援转会费和年薪虚高等负面效应,但至少在不差钱的年代,再加上职业化以来俱乐部理念更新重视青训,中国青训比起过去十年还是有所进步。 

  “踢球的人孩子的确多了。”不少青训从业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一方面是职业球员收入高,有所刺激;另外一方面家长思路也进步了,把让孩子踢球看做是一种锻炼。”

  俱乐部层面目前对于青训投入巨大,广州恒大和广州富力两支俱乐部这几年也开办了足球学校,上海两支球队申花和上港的模式是和本地优秀中小学和足球青训机构进行合作,京津冀地区的几支俱乐部模式和上海基本类似,一些退役球员都会定期走进校园。

  现在,中国俱乐部每年在青训投入上花费一亿元属于常态,其中一部分资金用来请外教。此前恒大选择的是西班牙团队,华夏幸福则找来了日本团队,圈内分析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一方面我们的确在青训教练力量上存在不足,除了培训就只能靠引援了。另外一方面,外国团队的到来,的确带来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比如说外教就不主张安排大运动量的训练,而是靠训练加比赛的模式来提高水平;日本教练一般会灌输“德”的教育,尊重教练,尊重队友,“孩子责任心提高了,足球水平自然也会跟着提高。”

  恒大足校的一位西班牙教练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我带过U17到U13各个级别球队,学校里面更小的孩子我也观察过,现在大年龄段球员水平的确和欧美、日韩比起来有很大的差距。”

  “但在2003年、2005年出生的孩子们,他们从小接受先进水平的教练,有很多机会出国看看,我认为他们的水平已经不错,假以时日应该会有机会成长成大家希望看到的模样。” 

  2003年、2005年出生的孩子们再过5年即将长大,希望他们能让中国足球触底反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