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闻记者 吴跃伟

  11月5日,恒升公司该基地近6000只子二代中华鲟死亡,陆续被掩埋。澎湃新闻记者 吴跃伟 图

死亡的子一代中华鲟亲鱼,19岁左右,体长超过2米。受访者供图死亡的子一代中华鲟亲鱼,19岁左右,体长超过2米。受访者供图

  2018年初就被责令停工的湖北省荆州市芈月桥等工程施工近日实现停工,“代价”是36尾“极其珍贵”的子一代中华鲟亲鱼死亡。

  11月20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权威渠道获悉,农业农村部长江流域渔政监督管理办公室(简称“农村部长江办”)、湖北省农业厅已组建联合调查组,对“恒升公司驯养中华鲟死亡事件”所有涉事单位及个人展开情况调查,对相关保护区被违法侵占及国家重点保护动物受损情况展开调查。11月19日下午,联合调查组进驻荆州。

  据澎湃新闻16日报道,湖北省荆州市水产局相关部门负责人此前提供材料并介绍称,荆州市纪南生态文化旅游区(简称“荆州市文旅区”)芈月桥等工程施工,致湖北恒升实业有限公司(简称“恒升公司”)中华鲟养殖基地周边的庙湖湖区部分水域被抽干。抽水属庙湖清淤工程,未履行环境影响评价程序,存在被环保督察问责的风险。庙湖是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属生态红线区域。

  据荆州市文旅区管委会官网通报,17日,荆州市委书记何光中、市长崔永辉对澎湃新闻相关报道作出批示,文旅区成立工作专班,切实加强对恒升公司人工驯养中华鲟的保护工作。

  该通报称,荆州市文旅区采取的保护措施之一是停工;此外,停止与恒升公司进行征迁协商工作;还将组织专人对恒升公司人工驯养中华鲟的相关工作予以监管、清点、指导和监督,“避免因管理不力发生人工驯养中华鲟死亡的事故。”

  有鲟鱼研究专家告诉澎湃新闻,清点和监管是地方行业主管部门的事情,即荆州市水产局的职责,“荆州市文旅区成立不久,无专业水产机构。”

  该通报显示,2018年年初,恒升公司附近的芈月桥等工程就被责令停止施工以及养护工作。

  湖北省水产局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11月16日下午,该局派出的工作组发现芈月桥工地依然在施工。

  荆州市文旅区前述通报称,17日下午,该区约谈芈月桥施工方,“立即全面无条件停止施工及养护工作……若施工企业仍然施工,将严格问责追责。”

  11月8日下午,荆州市文旅区凤凰办事处相关负责人和澎湃新闻在现场看到,中华鲟养殖场围墙外的芈月桥工地正在施工,塔吊运转中。澎湃新闻记者 吴跃伟 图

11月5日16时许驶入芈月桥工地的混凝土罐车。澎湃新闻记者 吴跃伟 图11月5日16时许驶入芈月桥工地的混凝土罐车。澎湃新闻记者 吴跃伟 图

  施工致中华鲟健康状况差、死亡

  11月16日、17日,澎湃新闻报道了湖北省荆州市纪南生态文化旅游区(简称“荆州市文旅区”)建设凤凰大道、芈月桥等工程,抽干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区庙湖部分水域,并对该区一中华鲟养殖基地、恒升公司郢北场区进行征迁。受施工噪声、震动和水源变化等影响,从2017年9月至今,恒升公司该基地先后有36尾(条)子一代成年中华鲟死亡。

  湖北省水产局2018年9月致荆州市人民政府的函称,恒升公司中华鲟死亡的主要原因是荆州市文旅区开发项目工程在恒升公司周边进行施工所造成的噪声、震动、水源条件变化等。该局组织的鲟鱼保护专家现场踏勘后作出上述判断。

  前述鲟鱼保护专家给出论证意见称,荆州市文旅区开发项目施工,导致恒升公司中华鲟健康状况较差。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一年前,2017年11月份,农村部长江办已经专门致函湖北省农业厅,要求妥善处理、保护、搬迁恒升公司该批中华鲟。

  但一年以后,这批中华鲟仍然困在原地。其场区共165亩,目前85亩已被征迁。芈月桥大部分工程已完工,其施工工地逼近该基地最大的中华鲟养殖池,目前仅一墙之隔。子一代成年中华鲟的死亡数字从6尾上升至36尾。

  农村部长江办下发的文件明确表示恒升公司该批子一代中华鲟“极其珍贵”,“占现有人工保存子一代亲本个体总量的一半以上,对完成中央要求以中华鲟为代表的长江珍稀特有物种保护具有极端重要的意义。

一直没停工,现“派员24小时监管停工”一直没停工,现“派员24小时监管停工”

  “我们一直觉得这件事情我们可以处理好……但到目前,状况不理想。”湖北省水产局相关部门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

  湖北省农业厅、湖北省水产局等部门多次致函荆州市人民政府相关部门,并派出工作专班赴荆州协调、约谈文旅区管委会。

  过去一年中,湖北省水产局工作人员先后10余次赴荆州市文旅区芈月桥等工地检查、核实,督促停工。但该局前述部门负责人称,芈月桥等相关项目一直未停工,荆州市文旅区却上报称已停工。

  2018年11月5日左右,恒升公司6000多尾两岁左右的子二代中华鲟幼鱼集中死亡。该公司负责人认为,与设备故障有关,同时也受水源条件变化、养殖密度增大、设备负荷增大等影响。澎湃新闻11月16日发布前述报道后,16日上午,农村部长江办紧急联系湖北省有关部门,要求加强督办。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16日上午,荆州市水产局黄姓局长赶到荆州市文旅区管委会,与该管委会相关负责人一同到芈月桥施工现场要求停工。

  16日下午,湖北省水产局工作组到达荆州。工作组成员发现,与中华鲟养殖池一墙之隔的芈月桥仍有工人在施工,不时有敲击声传来。“文旅区称,大的工程停了。”一位工作组成员告诉澎湃新闻。

  11月20日荆州市文旅区官网发布的通报称,早在2018年年初就按照荆州市委、市政府的要求,责令恒升公司附近的芈月桥等工程停止施工以及养护工作;11月17日下午,再次约谈芈月桥施工方,立即全面无条件停工,同时,派员对停工进行24小时监管。“若施工企业仍然施工,将严格问责追责。”

  该通报显示,10月10日、10月24日,荆州市委书记何光中先后两次听取汇报,并提出明确要求。

  据楚天都市报报道,11月18日,荆州市文旅区管委会副主任王振彬在接受采访时质疑称,由于双方征迁补偿金额未能达成一致,荆州市文旅区管委会“无奈”放弃征迁,直接在养殖基地旁边开始施工,并设立了三米高的隔离墙,随后爆出中华鲟意外死亡消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的生存状态和环境条件,完全由一家民营企业说了算,是否符合情理?”

  恒升公司基地内最大的中华鲟养殖池,直径38米。围墙外就是芈月桥工地。11月8日,澎湃新闻记者 吴跃伟 拍摄

  从幼鱼长到亲鱼要20年

  1999年,经农业部渔业局批准,恒升公司获得中华鲟驯养繁殖资质。2009年11月,农业部官网公布的第1284号公告显示,恒升公司等全国9家公司或单位通过专家评审,被确定为中华鲟增殖放流苗种供应单位。

  20世纪70年代,还有10000余尾中华鲟在长江里繁殖,“去年(2017年)只有20几尾。”农业农村部副部长于康震在2018年7月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这种能长到4米、1400多斤、溯江而上近3000公里的庞然大物正面临着野外灭绝的风险。

  人工增殖放流中华鲟,已被列为中华鲟拯救行动计划的重要措施。

  中华鲟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其商业利用尚未放开。荆州市水产局相关负责人认为,恒升公司的中华鲟不能进行商业买卖,所以,该公司养得越多,负担越重。

  从物种保护角度,农业部(现农业农村部)和国务院办公厅先后印发《中华鲟拯救行动计划(2015-2030年)》、《关于加强长江水生生物保护工作的意见》 ,从国家层面采取多种措施,保护长江旗舰物种。

  野生中华鲟被取卵、受精、孵化得到的个体,被称为子一代。它们被饲养十多年后性成熟,成为亲鱼,产卵、受精、孵化得到中华鲟被称为子二代。

  一般而言,子一代中华鲟比子二代的“体质”更好,遗传多样性更丰富。

  由于从2009年开始,中国停止科研捕捞野生中华鲟,而中华鲟从受精卵孵化到成年、性成熟,需要漫长的等待和大量资金投入,“至少需要12年(雌性、养殖个体),一般需要20年”,这意味着,在一段时间内,全国范围内不会有更多的子一代中华鲟亲鱼。

  中科院院士曹文宣等人向全国水生野生动物保护分会提供的论证意见称,2016年的调查显示,全国饲养的中华鲟子一代亲本个体不足1000尾,近60%在恒升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