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民工在乌兰察布市修建的楼房早已有上百住户入住

  封面新闻记者 陈章采

  上百名四川农民工到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建筑工地打工后,被欠下数百万工资,至今已有3年。新年刚到,这群等待了3年的民工向封面新闻反映,希望能够帮他们追讨被拖欠的工资。

  47岁的四川省富顺县永年镇高河村11组村民肖光平,对到来的新年没有一丝喜悦。日益临近的年关让他感到更加焦虑。

  5年前,他带着三四十名当地的亲友来到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建筑工地务工。从工地返回家乡已经3年多了,但这些亲友被拖欠了多达110多万的工资款,至今没有得到。

  “每年过年,我家院坝里都是一大堆人。都是来要工资的。”想到春节前的情景,肖光平一脸无奈。

肖光平眼巴巴地望着能兑现工资

  肖光平眼巴巴地望着能兑现工资

  A 数十名“亲友团”内蒙打工

  肖光平妻子的大哥徐国良,在河北易兴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简称易兴建司)任项目负责人。2013年春节,易兴建司在内蒙古乌兰察布市承揽到一个建筑工程,大哥让他带一些亲友乡邻过去做工,“有钱大家一起挣。”

  当年6月,肖光平带着亲友乡邻三、四十号人,来到内蒙古打工。并担任泥工组负责人。2015年10月工程停工后,肖光平和亲友们陆续返回家乡。

  从那以后起,每年的春节就是他最难受的日子。

  四川民工在乌兰察布市修建的楼房早已有上百住户入住

  B 欠下“亲友团”百万工资

  肖光平说,刚开始去的时候,工资基本上能按时足额发放。尽管难以适应那里的寒冬,但大家的干劲都很足。

  到了2015年,工友们的工资就开始被拖欠。“我们到底都是亲戚,大家也不好闹。”肖光平说,但另外几支隆昌、资中及重庆、云南等地的民工班组,却因为工资问题多次和项目负责人发生冲突,“甚至还打架报警。”

  2015年10月停工后,肖光平和“亲友团”返回了家乡,等着被拖欠的工资到手。

  C 春节讨薪亲友满院坝

  肖光平回忆:2016年春节前,“到了腊月底,院坝里每天都站满了人。都是来要工资的。”

  亲友们并没采取过激行为,“他们就是反复问:什么时候可以拿到钱。”越是这样,肖光平越难受。

  即将到来的这个春节,该如何面对满院坝的亲友?肖光平心里没有底。

  富顺县黄葛镇的一个工地上,48岁的周祥平放下手里的工具跳下脚手架,对封面新闻记者说:“我们两口子到内蒙去干了近两年,他们欠下我们20万的工资。”

  周祥平是肖光平的妹夫,“都是亲戚关系,我们咋个好说?还不是只有等。”

周祥平夫妇被拖欠的工资就近20万元

  周祥平夫妇被拖欠的工资就近20万元

  D 被欠工资只好自己凑钱发

  曾经担任内蒙古工地水电班组负责人的曾俊,如今在攀枝花四处寻找项目,“不找项目咋办嘛?他们还欠我90多万人工工资,我得找来发给工友们啊。”

  曾俊说,当时他带过去的10多个工人来自四川隆昌、自贡,还有一些云南的。他负责的水电暖工程人工费总额170多万元,“付了80多万,还有90多万拖欠起的。”

  曾俊和肖光平说,除了他们这批富顺家乡的民工,项目还欠下其他几个重庆、云南的班组估计一两百万的工资。“总计欠薪人数有一百多人,总额在三四百万。”

  徐国良等项目负责人带领家乡亲友远赴内蒙打工,为何会拖欠他们的工资长达3年之久?这批四川民工在即将到来的春节能不能得到他们辛苦劳作的报酬?封面新闻将继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