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此之外,刘佳云常年还要给岳母端屎端尿,岳母经常尿床或者把床上弄了一大坨排泄物,刘佳云都是默默地去清理,毫无怨言,对此从不嫌弃、从不皱眉。

  3月2日下午两点,记者赶到刘佳云家里,这位老太太正坐在沙发上睡午觉。刘佳云说,这是老人最近几年养成的习惯,吃过饭眯一会,然后自己会推着她在小区院子里转一转,或在阳台上晒晒太阳,然后睡一会,之后又出来走一走,消磨一天的时光。

  岳母起床后,刘佳云又开始娴熟地帮她按摩起手掌上的各关节。一旁的刘佳云妻子赖晓利感叹“这就是个孝子,你说哪个男的能对自己的岳母这么好,做得这么细心,让我这个做女儿的有时都感到惭愧。”

刘佳云帮助岳母按摩疏通。(宜宾新闻网 潘一豪摄)刘佳云帮助岳母按摩疏通。(宜宾新闻网 潘一豪摄)

  照顾老人,对于当了数年一线工人的刘佳云来说,一开始并非易事。

  岳母最初发病时,刘佳云毅然辞掉成都较为稳定的铁路系统工作回家照料。为了作息能够和岳母衔接上,刘佳云在当地应聘了环卫工人的工作。“这个工作早上六点过上班,下午休息就可以在家照顾老人。”刘佳云咧嘴笑了起来,丝毫没有当成这是自己的负担。

  “照料久了就慢慢摸清楚了岳母的生活习性”刘佳云说,对待这样的老人,就得像对孩子一样才行。谈及未来的日子,老实巴交的刘佳云并没有说出什么感人至深的话语,只是一个劲地说:“照顾老人是应该的,老人把孩子拉扯大了,只要老人还在,我们就有了归处。”

  现在,岳母的情况还算稳定,一家人年前还搬进了新家,刘佳云的生活总算是舒展开了那么一点。“用之前岳父的抚恤金首付了这套房,之前住的老房子没有电梯,老人上下楼很不方便”。刘佳云对于自己的经历没有感慨也没有抱怨。他说,日子总是慢慢的就过得顺一些了。

  临近采访结束时,当天的夕阳正好洒进了刘佳云的新家。这时,他连忙起身把岳母抱去窗边。“妈,抱你过去看看今天的好天气。”刘佳云到沙发边缓缓抱起岳母慢慢地朝窗边移动,像这四年来他每天的日常一样。(记者 潘一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