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四川|资讯|城市|美食|时尚|旅游|团购|汽车|健康|教育|同城|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四川> 资讯>综合资讯>四川自贡籍复旦研究生遭投毒>正文

复旦投毒案

A-A+2013年12月2日15:25山东商报评论

  复旦投毒案

  3月31日,林森浩从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一个实验室里,拿走了1瓶尚有剩余的二甲基亚硝胺,以及一支里面还存有未用完的N-二甲基亚硝胺的针管。他准备用这种本来只用于实验的致命毒物,来“整”黄洋。

  事后证明,林森浩当时拿走了约52毫升二甲基亚硝胺。

  当晚,林森浩将所有二甲基亚硝胺都倒入了那台饮水机中,而当时水桶中的水存量并不多。事后,他曾在宿舍里坐了一个多小时,还上网查了二甲基亚硝胺,甚至还看到了“致死”两字,但他并未对这俩字表示“敏感”,“当时只是想着黄洋会觉得难受,没想到会死。”

  事实上,林森浩并非不知二甲基亚硝胺的毒性。如果按黄洋的体重为60公斤换算,只需要3克二甲基亚硝胺就足以致命。

  但侥幸心理和“不够果断的性格”,最终让林森浩决定,“随他去”。

  4月1日早上,黄洋喝下了一小口毒水,因为觉得水有怪味,他还特意将水桶拎到盥洗室去冲刷了一番。林森浩听到当时黄洋还伴有干呕和呕吐的动静,但因心虚,林森浩随即借故离开了宿舍。

  当天中午,不断呕吐的黄洋前往中山医院就诊。第二天,黄洋开始接受保肝及输血治疗。期间,黄洋还自己联系了林森浩,让他帮自己做B超检查。“当时我告诉几个陪他来的人,他的胃没问题,肝也没问题。”正当说到“肝”这个字时,意识到自己说多了的林森浩,赶紧转移了话题。

  4月3日,黄洋被诊断为急性肝衰竭。期间,林森浩不仅曾多次去看望过黄洋,和同学谈论过黄洋的病情,还用自己的电脑多次查找了二甲基亚硝胺,“但我当时认为是病程,两周左右就会好的。”

  直到那会儿,林森浩依旧没想过要说出实情。

  4月7日,黄洋开始鼻孔出血;8日,黄洋陷入昏迷,当晚10点多,葛俊奇致电黄洋的一位师兄孙希才,因为他突然想起来林森浩曾经用这种药物做过实验,并发表过论文,因而想让孙希才考虑下二甲基亚硝胺的可能性。

  正是这条信息,最后确定了毒源。但这还是没能挽救黄洋,4月16日,黄洋最终不治身亡。

  而就在黄洋离世前4天,林森浩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两段青春的悲剧交集

  作为黄洋和林森浩共同的同学,张文(化名)不敢去旁听。但从开庭开始,他就不停刷新着手机新闻客户端。

  在张文看来,这一切都是如此突然和不可思议。“黄洋和林森浩都不是那种很不待见人的人。”他觉得,或许还有些事儿,是林森浩所不愿再提及的。“两个人都成了悲剧,两个家庭也因此未能幸免。”当11月27日的庭审结束,张文看到了网上一些有关林森浩投毒的视频截图,无奈的摇了摇头,“同在一个屋檐下,何必毁了彼此?”

  直至今日,黄洋的遗体依旧尚未火化。对于黄国强而言,只要林森浩一天得不到严惩,他们就不会带黄洋回家,“严惩就是以命抵命”,黄国强的要求很坚定。

  11月27日,由于不能进入庭审现场,黄国强在庭外一直很焦虑,他还曾试图求法警让自己进去听审。黄洋的母亲,自从黄洋离世后,便再也没有过过正常日子。

  这个家庭原本期待着黄洋的一个诺言:等黄洋毕业在成都找到工作,一起搬到成都生活。可现在,一切都显得那么苍白。

  同样失去了未来的,还有林森浩。

  庭审中,林森浩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在检方举证阶段,他甚至还被主审法官提醒仔细听看证言证据。林森浩的父母都没有出现,来的,只是4个行色匆匆的亲戚。

  其中一位林家长者在庭审间隙出来透气时,面对记者,只是略略点了点头,“还能怎样?”

  在最后的法庭陈述中,林森浩觉得自己的犯罪根源是因为性格内向,加上为人处世上重视不够,在对人对事方面缺少应有的认识。而讲话做事不计后果的习惯,也让自己在遇事时,选择逃避。

  但这并不为黄家人所接受。

  而作为黄洋和林森浩所在宿舍中的第三人,也是关键线索的提供者,葛俊奇一直没有露面。有当地的记者曾找到过他,但他已什么都不想再提。只是在4月17日,也就是黄洋离世次日,他在自己的QQ签名里写下:“责人易,非己难”。

  (原标题:复旦投毒案:带毒的青春)

 

[上一页] [1] [2] [3]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四川|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乐购|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四川简介|网站地图|广告服务|广告代理商|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