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BA为何火遍中国?

  胡益华(执业律师,现EMBA学员):我读EMBA的一个原因是,在从事一家企业的法律顾问期间,企业对律师的要求已经不是简单说明一则法律条文怎么规定的,应该如何去做,而是需要站在领导决策的角度,站在运营的角度,从法律层面给企业提出建议,提供决策方案。然而,自己的知识结构本身并不太具备这种能力,这是我选择读EMBA课程最主要的原因。

  在社会上,大家可能对EMBA的认识并不深,从律师的角度看,EMBA只是一个培训项目,是受国家教育法鼓励的一个项目。当一个部门或干预或禁止这个培训项目,首先它要有法律依据。就事情目前的状态来说,从法律层面上我认为相关部门是没有权力用一个所谓的文件来规定EM BA谁应该来,谁不能来。这是我的一个基本观点。

  陈如刚(民建北京市企业专业委员会委员、早期EMBA企业学员):作为一个EMBA的老学员,对中国现在正在发展的各种变化也有比较丰富的感受。在目前大力反腐的环境下,禁止官员读EMBA可以理解,可以接受,也觉得是应该的。但这并不是解决官员腐败的一个根本方法和手段。目前的情况下可以禁止。但是在不久的将来,什么样的官员该读,资金如何解决,以及他们是不是有时间来读这个EMBA?我还是希望EMBA这个教育培训项目在将来能对官员开放。

  张鸣(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中国EM BA比较牛的是长江、中欧还有北大和清华。我在三个学校的E M B A讲课中理解中央出台的这个禁令,如果是一刀切地禁止官员读EM B A,显然不太妥当。如果说禁止公款读E M B A是非常正确的。由于官员或者是权力的介入,EMBA有点异化了,这个是值得大家思考的。其中,学费实际上偏高,这就有点像官场经济的消费。并且EMBA课堂非常欢乐,里头有老板,有官员,还有大批的美女,我觉得不太正常,似乎变味,不再是纯粹的再教育课堂。

  陈如刚:中国从计划经济开始,到与市场经济并轨,进而开始推行市场经济的制度之后,产生了很多民营企业,即便是国有企业,在企业管理经验方面也是缺乏的。大家现在所学的管理知识大多数都是西方的现代企业管理制度与实践经验,我们国家教育体系当中企业管理教育一直是缺失的。国家经济发展到了越来越快的阶段,而今天很多的企业,包括白手起家创立企业的企业家,他们自身的企业管理经验是很缺乏的,所以才会导致以培养高级企业管理人员为诉求的EMBA教育在全国非常火。这个是可以理解的。

  其次,就我本身而言为什么读EMBA,也非常简单。1993年白手起家创业,到了2003年的第一个10年后,企业也小有所成,但是不知道该怎么样向前发展。那个时候不懂什么叫做企业战略,也不懂什么叫做市场细分和市场定位。可能只是利用手头上掌握的资源和自身能力去努力向上,想把一件事情做得更好。但对整个企业的管理确实缺乏认知和了解,对市场也缺乏足够的认识。自己本科是学工科的,对市场确实没有经过系统的学习、培训和教育,当时并不了解市场这个东西。

  通过EM BA的系统学习才慢慢知道,企业为什么还要有核心竞争力,如何打造企业核心竞争力。管理企业的过程当中也要涉及到很多人力资源的问题,涉及到很多方方面面的企业管理问题。也许这对于白手起家创业的企业家和没有系统学过任何管理知识的企业家来说,EMBA确实是很重要的一个学习平台。至于EMBA教育后来存在的各种问题,是在EMBA自身发展过程中延伸出来的。可能因为延伸的某些东西过于刺眼,在这个眼球经济的时代大家更多关注它负面的传播,而忽略了它本身的价值。终究应该说EMBA教育是中国经济的产物,其次这个项目本身确实是一个非常好的项目,我们不能因噎废食而对这个项目产生过远的距离。

  张鸣:实际上中国改革开放以后,市场大潮水涨船高,EMBA火爆起来是正常的。刚开始办的时候就怀疑,EMBA课程无非就是把国外的东西搬过来,这个课程到底有没有价值还很难说,像历史这样的边缘课程,只是对专业知识课程的一种拓展。比如说北大有从历史看管理,从国学看发展,类似于这样的课都有。其实我非常清晰,虽然不懂管理,也不懂怎么样经商,但从历史角度来学习这样一个高层的管理问题是扯淡的,没法学,没法教。当然,在学的过程中,核心课程肯定是有价值,他们的核心课程肯定比我们这样的课程值钱,但教学效果如何就不敢保证了,毕竟这样的课程几乎是没有门槛的,只要交钱就可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