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读令是否应一刀切?

  张鸣:官员培训有很多种,有党校的培训,还有MPA。但EMBA却是一枝独秀,如果说官员自己花了几十万元去上EMBA,这个无可厚非,但问题是更多官员的学费是政府出的或者是相关企业替他出,或者是你的地位相对特殊,所在学校给你免费,或给你减免。

  陈 如刚:据我所了解的情况,很多官员读的学校,可能是不需要自己花这么多的钱,也不需要企业赞助这么多钱,而是学校会通过奖学金的方式让他们来就学。我觉得 官员是不是应该读EMBA,要从三个方面来看:第一工作性质确实有需要,他学这些知识与他的工作有关联性,有必要性的时候,官员的就读是有价值的。第二如 果官员在读EMBA的费用上面不出现挪用政府资金或者纳税人的钱的前提下。第三他读书所需要花的时间,在他的工作安排当中可以安排出来的话,官员是可以就 读的。高学费并不意味着腐败,但是也不意味着没有腐败。

  胡益华:是否应该对禁止官员读EMBA一刀切,这不是一个法律问题,而是一个社会问题,经济问题。毫无疑问,应该禁止官员使用公款读EMBA,可以说纳税人的钱不能动,企业的钱不能要。

  张 鸣:官员的培训跟普通人一样,上进的人都需要充电。但是充电的方法有很多,不仅仅是非得读EMBA,可以是去大学课堂旁听,可以自学等等,有很多办法,但 是把这个问题单独拿出来,说明官员的角色还是很重要的,甚至是拿奖学金来鼓励官员就读,所以说,学校像老爷一样伺候官员本身就不应该。

  禁止 官员就读EMBA课程,其实就当前正风风火火进行的反腐背景下对官员腐败或者说官商勾结整治的措施,在目前的形势来说还是应该实行的。但是就长远的发展来 说毕竟EMBA是一个继续深造的平台,不应因噎废食地全盘否定。因为在我们国家,往往是因为官员有很大的权力才会造成后续的很多政治、经济、社会问题,必 然是不可避免的。要一下子削弱官员的权力也是不现实的,所以,禁止官员就读EMBA还是有必要的,而且是行之有效的。

  而且,官员并不是说一定要上EMBA才是提升自己,在很多情况下,官员可以通过自我学习来提升自己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如今获取知识的渠道很多,可以旁听,可以在互联网上搜寻,并不必须上课拿证才算是学习,学习观念还是应该端正的。

  陈 如刚:在这个特殊的时期,禁读令有它特殊的意义。但我依然认为,EMBA是一个很好的平台。这个平台适合有需要的人,希望因为官员禁读EMBA的讨论,能 催生更好的监管机制,能够保证我们纳税人权利的情况下,在不损害国家利益的前提下,诞生更多有价值的可选择平台,我想对官员本身,对国家,对企业都是有好 处的。

  (原标题:禁止官员读EMBA的是是非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