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3日,广东省公安厅新闻发布会消息,东莞涉黄问题已得到较为彻底整治,曾为涉毒重镇的惠州惠东也已摘掉涉毒重点地区“帽子”。

  一时之间,东莞摘掉“黄帽”,引发舆论热议。厉行扫黄一年的背景下,流动人口候鸟般迁出,酒店业也出现大面积转型,然而,东莞产业升级的命题,依然没看到明显头绪。

  “地下服务”涨价

  “才下班,丈夫在,今天不接生意。”1月26日傍晚7点左右,小王给张明成回了个电话。

  4年前,小王从四川南充来,住在东莞寮夏市场一带,在工厂工作一个月只有两千多元。去年扫黄之后,路边“地下服务”行情反而涨价,她瞒着丈夫偶尔接一两单生意,赚赚外快。

  她的客人就从平日麻将桌上的牌友开始,逐渐被介绍给了张明成。

  “现在打得严,原先只要二三十元/小时,现在都要一百元以上/小时。”张明成在路边停下电摩,在上衣内侧的口袋里摸出钱包,从卡格里扯出一张纸片,又从夹层拿出一个牙签包装纸,上面都有号码,而没姓名。最终,他决定打后一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