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代表、国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学东发现,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的报告中,提到今年监督工作时,专门有一段来阐述如何加强人大对预算和决算的监督。

  王学东回忆,把预算和决算作为监督工作的重点内容,在以往的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中并不多见。

  而他更关心,除了每年两会期间有一天半的时间审查预算草案外,人大代表还能怎样深度参与对预算编制和执行情况的监督。他说,毕竟审查批准预算决算和监督预算的执行,是人大代表的一项法定职权。

  在同一个审议现场,王学东的问题一提出,就得到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社科院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向晓梅的回应。向晓梅想用自己最近的一段经历告诉王学东,根据新预算法,人大代表有更多的途径监督政府从编制预算到执行预算的全过程。

  今年1月下旬,向晓梅突然接到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作委员会的通知,邀请她参加全国人大财经委组织的对2015年中央预算草案的初步审查会。1月29日抵达北京时,向晓梅才知道,这是全国人大常委会首次邀请基层代表参与预算草案的初步审查。

  也就是说,作为一名普通的人大代表,向晓梅可以在两会之前就提前看到预算草案,并有机会提出修改意见。

  和向晓梅一起受邀参加预算草案初步审查的还有其他8名来自基层的代表。虽然大家来自四面八方,但向晓梅对其他代表的名字都有些耳熟。

  据说,这9位代表都是本届人大每年两会期间审查预算草案时的“炮手”,凭着专业的财政学或法学背景,要么能给预算挑错,要么能追问预算不合理的地方。他们的名字既频频见诸报道,也为人大的工作人员所熟悉。所以,在首次组织预算初步审查时,邀请了这批对预算审查热心且有话说的代表。

  这样的变化源于今年1月1日起执行的新预算法。修改后的预算法明确,各级人大专门委员会、常委会有关工作委员会要对预算草案的初步方案提前审查,提出初步审查意见,要求政府财政部门研究处理并给出反馈意见。

  这意味着,预算草案在提交全国人大代表审查之前,已经有过一轮审查。全国人大代表、云南商务厅机电和科技处处长寸敏也受邀参加了预算的初步审查。她说,每年两会期间,都有代表抱怨说,拿到预算草案的时间太晚,审查的时间太短,来不及仔细琢磨。像这样提前让基层代表有机会参与预算草案的制定,有利于代表从地方的视角提出修改意见,财政部门也能合理吸收修改。

  但她和向晓梅都认为,9名代表还是太少,不足以代表各个地区或阶层的意见。

  向晓梅说,预算是反映政府工作的一面镜子,人民代表审查预算,最关键的是要看财政资金的分配是否合理,是否体现了将资金分配到政府最急需投向的领域,而在1月的初步审查中,她发现,财政资金在分配中没有体现出向创新倾斜,于是向财政部门提出了意见。

  3月5日拿到预算草案后,向晓梅连忙翻看,想找找自己的意见是否被财政部门采纳。在预算草案中,她发现有400亿元被安排用于新兴产业基金。在她看来,这笔钱也可能是早有安排,但没有明确地表述出来,当代表提出后,被清楚地表达出来,有利于今后监督。

  在初步审查中,向晓梅还提出了财政存量资金的处置应尽快提到议事日程的问题。在最新版的预算草案中,向晓梅已经看到,有相当的篇幅表明了中央政府处置存量资金的思路。

  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富申评估咨询集团董事长樊芸因为每次两会期间都对预算中的一些问题提出质疑,也被媒体称为“犀利姐”。这位每次两会都埋头在厚厚的预算报告中挑毛病的人大代表,自然也被邀请参加今年预算草案的初步审议。

  3月9日,这位快人快语的女代表依然不改她对预算草案的“挑剔”。她说,在1月参加预算草案初步审查时,她就发现,在转移支付5万亿元盘子中,只明确了3.5万亿元支出的方向,还有1.5万亿元没有明确去向。她当时就提出,还有一个多月就要召开两会了,不能把巨额资金还没有去向的预算草案提交2000多名人大代表审查批准。所以,拿到预算草案后,樊芸第一件事就是看这1.5万亿元有没有明确地取消,但从草案中似乎看不出清晰的眉目。

  尽管财政部的官员很快就这1.5万亿元究竟要投向哪里给樊芸作了现场解答,但樊芸依然认为没有说清楚,希望财政部进一步解释。

  樊芸说,她连续3年都在“炮轰”转移支付。2013年,她专门批评,专项转移支付连续多年两位数增长,她认为数字背后就是“跑部钱进”。从今年起,中央政府已经大幅减少了专项转移支付的种类和数额,她说,这是政府在资金方面的进步,但还不够,提出这些不足,正是人大代表的职责。

  向晓梅说,新预算法还赋予了人大代表更多对财政资金监督的权力,比如要对地方债的问题进行监督,要对资金使用的效果进行监督。这些变化也需要代表通过学习,提升监督的水平。(刘世昕 周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