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郭华东曾受邀去瑞典做学术交流,住在斯德哥尔摩一座小岛上。他下榻的宾馆距离著名的诺尔贝奖博物馆,仅有几步之遥,他却感到遥不可及。

  两会上,当郭华东看到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及我国科技投入占GDP的比例已达2%时,他对人类科学界最高荣誉的强烈愿望,再一次被激发。被唤起的,还有深层次的思索。

  “我们的科研经费多,却没产出轰动世界的科技成果,也没有出诺奖得主,为什么?”郭华东说,这是因为“中国科学家没把精力放在科研上,而是满大街跑关系、争项目”。

  3月11日,出席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记者会的科技部部长万钢,说出了包括郭华东在内的中国科学家的心里话:广大科技人员多次提出,多头申请、跑项目的负担特别重。

  为破除这一弊端,万钢说,我国科技体制过去一年打响了一场勇闯“深水区”、敢啃硬骨头的攻坚战。

  这是一场呼唤回归科学春天的重大改革。

  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要改革中央财政科技计划管理方式。这一改革即指2014年年底出台的深化中央财政科技计划(专项、基金)管理改革的方案。